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周仲瑛教授谈中医现代化

发布时间:2007/8/24 21:03:01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伤寒网论坛

       我国著名中医专家、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博士生导师周仲瑛教授最近在安徽省卫生厅中医管理局和安徽省中医药学会承办的"中医现代化与安徽中药产业经济发展论坛"上发表书面演讲, 认为中医现代化目前还处於初级阶段, 过高估计中医发展阶段对中医发展是有害无益的.因此, 在中医现代化进程中要避免四个认识误区:
       一是中药西用就是现代化.有些人认为"中医现代化"就应该中药西用, 以正在实验探索的药理、药化为依据, 用西医学的疾病套上中医的一个或几个处方, 企图简单地以西医的"辨病"來代替中医学复杂的"辨证", 這是非常不妥的.中西医学是两个不同体系的学科, 中医治病强调辨证, 不但要因时、因地、因人制宜, 还要随着病情变化、标本缓急而灵活用药, 病人的证可因气候、饮食、情绪、他病等不断变化, 治疗方药亦随之发生变化.因此, 我們绝不应该也绝不可能以一种方法套定一个病, 一病固定一个或几个协定方剂去解决实际问题; 还有少数人按照中药的药理成分进行用药, 发热感染只知道用清热解毒药, 便秘就知道用含大黄酚的药物, 心衰就知道选含有强心甙的药物等等, 這样的"中药西用"是脱离中医临床实践的, 反而不能显示中医固有的疗效.解放後出现的乙型脑炎治疗中的石家庄、北京之异, 银翘散统治四季外感的失败, 日本用小柴胡汤治死人等, 昭昭在人耳目, 就是因为违背了辨证诊治原则的结果.
       二是量化、客观化就是现代化.多年來, 我們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动物模拟实验等研究, 对中医的证候进行量化、客观化研究, 对中医证的微观指标报道也不断见诸报端, 但其临床意义又有多大呢? 中医辨证真的能进行量化、客观化吗? 《伤寒论》中提到小柴胡汤证辨证时强调"但见一证便是, 不必悉具", 中医临床有时要舍症从脉, 有时又要舍脉从症, 还有真寒假热证、真热假寒证、真实假虚证、真虚假实证等复杂情况, 因此辨证具有非常强的灵活性.机械的规范, 无法取代丰富的中医辨证内容, 无论肾阳虚的微观指标如何精确, 它只能提供中医对肾阳虚证的一个客观认识, 在实践中只要见到腰酸膝冷, 小便频数, 舌质淡, 脉沉细等, 都辨证为肾阳虚, 治法都是温补肾阳.因此, 中医能否绝对量化、客观化还须进一步探讨研究, 至少在目前初级阶段下, 不能一味过分追求证的量化与客观化, 不能將量化、客观化作为当前发展中医的主要方向.
       三是统计处理就是现代化.有人针对中医临床疗效靠个案表述, 一些报道有效的方剂不能进行有效重复验证, 以统计学"个例不能說明整体"的观点來否定中医疗效, 认为中医要证明自己有效必须进行统计学处理, 统计处理就是中医现代化.其实, 辨证论治是中医的基本特点, 也是中医赖以取得良好疗效的关键, 因此中医有"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的辨证法思想, 强调治疗疾病要因时、因地、因人而异, 即使同一病人同一疾病, 也要随着病情的变化而更改方药, 如内伤病遇外感时要"急则治标", 哮喘缓解後要"缓则治本".可见中医治疗疾病非常灵活.事实上临床上很难遇到禀赋体质、发病原因、临床症状、病情病程完全一致的两个病人, 按统计学处理要求, 处理对象条件难以一致, 這样就失去了比较的意义.当然, 這里要指出的是, 中医也不是如有些人讲的不能验证, 不能重复.要知道中医具体到一方一药虽然难以验证, 但中医的治疗原则是可以验证的, 只要辨证一致, 就可以应用相同的治疗原则, 甚则应用相同的方药治疗.說到底, 仍是"证同治亦同, 证异治亦异"的方法, 证同是保证验证成功的关键.因此, 我們不能否定统计处理的价值, 但要注意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要认识中医个案的价值.个案体现的是辨证的重复, 不是辨病的重复, 是治疗原则的重复, 而不是一方一药的重复.
       四是动物实验就是现代化.当前以动物实验的分析方法來验证中医理论和治疗效果, 作为探索研究中医学术的方法本无可厚非, 但若据此认为动物实验就是中医现代化则是十分有害的.大量事实证明這种方法并不能从根本上带动中医的发展.首先动物与人有很大差异, 没有四诊资料可言, 亦不能通过语言表达其痛苦, 判断不了其病位、病性和全身反应, 也就是难以正确辨证, 這种造模方法既不符合中医学辨证论治的要求, 也不能体现不同疾病证的特异性.其次, 因造模是人为的, 不是疾病的自身发展, 用药物在短期内造成脾虚或肾虚的模型, 与疾病自身证型出现有时间上的不同和机制上的不同, 這种药物造模与药物中毒没有区别, 只要停止给药, 动物的生理功能往往可自行修复, 而疾病证候的出现就没有如此简单, 因此用它說明发病机理和药物疗效很不可靠.
       针对上述四个认识误区, 周仲瑛教授认为, 在当前中医仍处於现代化初级阶段的情况下, 中医药工作者的任务和职责是: 要坚持中医特色不动摇, 必须坚持"整体观"、"辨证论治"這两大基本特色, 中医现代化绝不能拆除自身的根基, 泯灭自身的特色和优势.确保和提高临床疗效是中医现代化的核心目标.只有坚持"能中不西, 先中後西, 中西结合"的原则, 努力提高中医临床疗效, 才能维持并扩大中医的治病阵地.要加强中医理论研究, 只有理论上的不断创新, 才能带动中医临床的大发展, 从《黄帝内经》的问世到金元四大家及温病学派的形成, 无不說明了這一点.因此, 只有掌握了中医精髓的人, 才能从中医学术特点出发, 通过逐步吸收现代科技成果, 主动与现代科技接轨, 不断充实、完善、提高中医现代化的内容, 增加中医医疗的科技含量, 真正带动中医现代化的发展, 让具有顽强生命力的古老中医紧跟时代步伐, 与时俱进, 大步走向现代化.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