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读闫云科著《临证实验录》

发布时间:2009/4/20 16:18:19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互联网     作者:孟庆云

       在临床实践中,运用成方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对于经方难度就更大。仲景以《伤寒杂病论》为后学垂立津梁,堪为规矩,但规矩在握,是一个非识证无以知其用的事情。而且,既便方证合契,也还有一个把握火候、斟酌药量和审视机变的问题。对于学用经方,犹如宋代王安石所言:“读经而已,则不足以知经”。在实践中才能对仲景医理有所全会,像曹颖甫这样的伤寒大家,也许虚地把他的医案命名为《经方实验录》,既尊崇仲景,也笃重实践。经方派传继至今,其学术内涵有很大的发展。当代研习经方的人是怎样运用经方?有哪些创新?读闫云科大夫所著《临证实验录》之后,大有因文见道之获。这部由240则汤方命名的医案,展示了作者在近40年工作中运用经方治疗急难重证的写真,合方通变的技巧和当代经方学派不薄时方的发展路向。
       仲景著作在面世不久就被华佗赞为“活人的书”。“经方治大病”,古今一辞。但能否神用,洽如清代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所说:“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例如案主在《结胸•案二:大陷胸汤证》治一32岁男性,腹痛五天诊为急性阑尾炎的患者,诊后注射青霉素四天,发热呈退,疼痛未已,右侧少腹硬满疼痛手不可近,痛甚时手足厥冷,而惨色变,腹中辘辘水声,清亮可闻,恶心欲吐,苔黄腻,脉象沉弦有力。此病《伤寒论》称大结胸证,而在当代普通外科,则以腹部板状硬、反跳痛、呕吐、气过水声等病象诊为阑尾穿孔、合并腹膜炎、不完全肠梗阻之急腹症。投用大陷胸汤原方,服后腹痛大作,暴泻后痛减,又投大黄牡丹皮汤五剂,疼痛尽失。案主云“得免金刃(手术)之苦”,岂止如此,从这一病案也能清晰地展现中西两种医学治疗理路的不同。又如案主在《呕吐•案五:小柴胡芒硝汤证》和《脘痛•案四:十枣汤证》两案,分别治疗急性胆囊炎和胃溃疡大出血,都是使用峻烈之品,几剂见愈,收药少力专之功。
       合方之用,是当代经方家制方的趋势之一。所谓合方,是把二个或三个经方加合而用。以其两三方叠加组成一个药味较多的方剂,但即便合方,仍依精减见优,以“药过十三,任嘛不沾”为戒,经方家的特长不变。合方的使用,一方面是根据病情,另一方面,是针对那些相对稳定的“病”而用。这种作法,在清代以前就开始了。在本书《胃癌•气滞血瘀兼虚证》王某的医案中,闫云科大夫以四逆散合吴茱萸汤加味,经三诊八剂后,改四逆散合四君子汤加味,投三十六剂后从诸症渐轻到消失,半年后经胃镜检查癌瘤消失,是为奇迹。
       师仲景亦不薄时方,是作者的治学旨意,也是当代经方派学人的共同行径。现在,所谓纯粹的经方派已鲜见多时。仲景以博采众方而成为仲景,其后世医家,代有发明,创制很多效捷之名方,前有所启,后有所承,不株守一家,不滞于一曲,乘众智、统新故而用之,是临床家的风范。作者在运用经方得心应手外,践履时方也妙境同臻,例如使用礞石滚痰丸、知柏地黄汤、镇肝熄风汤、玉女煎、补中益气汤等方都得医之意。
       作者在书的扉页上引用守代科学家沈括的话说道:“医之为术,苟非得之于心,而恃书以为用者,未能见臻至妙。”从所述的240病案看,作者妙用经方,扩大经方之用,已经超越了“为用”的层次。清代王孟英说:“拘守其迹,岂是心传”。从“心传”而论,作者既得心传又突破心传。临床家有如此作为,一般来说,不是刻意的,而是多年积累的升华,正是古人所说的:无意于工而无不工者也。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