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陈莲舫治咳用药经验谈

发布时间:2009/9/14 20:05:06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祚南陵县医院(安徽,242400) 焦庆华 何平 安徽南陵县中医院 张奋蕾

       清末著名医家陈莲舫学验俱丰,其治咳师古而不泥,用药颇有特色。今以《莲舫秘旨》(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所载咳嗽医案为据,浅析如下。
       1.旋复花调气机,理肺胃,功泽三脏
       咳嗽之因,古人云其所重全在肺胃,故有“咳出于肺,嗽出于胃”之说。言其治,刘完素曾说:“咳嗽者治痰为先,治痰者下气为上。”清•《医源》亦说:“总以气之未动者无扰,已动者得平,不碍其气之出入为治咳第一关键。”调理气机实为治咳之首务。陈氏用药始终以此为法则,功具肃肺降胃,豁痰蠲饮的旋复花是其代表用药之一,在咳嗽医案33张完整处方中,用该药有19次之多。旋复花性沉降,味辛咸,辛则能散能横行,故能宣散肺气达于皮毛;咸能入肾,故能纳气下行以归根,俾胃中之痰涎或水饮息息下行而从浊道出,不复上逆犯肺,肺自清虚。是一药之功,三脏戴泽,三焦通利矣,实为治咳之要药。陈氏用旋复花,并不完全局限于风寒喘嗽,痰多气壅等症,即或是肝肺不调之干咳少痰,或肺肾亏虚之劳嗽,亦屡屡用之,其运用之广,诚如《本草汇言》所说:“用旋复花,虚实寒热,随证加入,无不应手获效。”为加强宣肺止咳祛痰作用,陈氏还常加用杏仁、川贝、枇杷叶款冬花之类,如痰多气逆则配用粉蛤壳、苏子等以增化痰降气之力。
       2.茯苓补脾土,杜痰源,生津利水
       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培土既能抑木,亦可生金,故历代医家治咳都十分注重补脾。茯苓是陈氏补脾的主要用药,也是其治咳嗽用药中用得最多的一味药。临床上因茯苓甘淡属土,用补脾阴,土旺金生,兼益肺气而为补脾益肺的常用药之一。然陈氏用茯苓并非专为脾虚而设,从其几乎每次必用来看,其用意似更为深远。《本草纲目》称:“其味上行,生津液,开腠理,滋水源而下降,利小便。”《药品化义》言:“盖淡渗则膀胱得养,益肺于上源,补脾于中部,令脾肺之气从上顺下,通调水道,以输膀胱。”是一药之用,津液生,水道调。而咳嗽素有“必挟饮邪”之说,仲景《金匮》即将咳嗽叙于痰饮之下,令于水道一利,则上焦水饮亦必下行,源流俱清,咳嗽自愈。与此同时,陈氏还常配用消痰利气的橘红,取二陈之意,共达绝痰之源的目的。
       3.生白芍泻肝体,益脾阴,防变为先
       陈氏治咳另一个特点是注意调肝防变。由于肝经病变致咳为患最烈,故陈氏每每告诫要防“失血”、“成肺痈”、“进怯”,其用药突出表现在生白芍的灵活运用上。考古人治咳,鲜有用芍药者,而陈氏应用之广实属少见。除了用于气火上逆,肝脾失调等证外,亦用于“甘温降纳”、“和肺调中”之剂中。探其意,白芍酸寒能泻肝,肝平则脾不为贼邪所干,脾健则每能令子实,故安脾肺。《本草经疏》言其“专入脾经血分,能泻肝家火邪,故其所主收而补,制肝补脾”,实寓泻于补之中,泻肝补脾,调肝防变,与咳嗽病机颇合,故用之无疑。
       4.冬虫夏草补肺肾,己劳嗽,治病求本
       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此谓咳虽在肺而根实在肾,故辅助肾根,乃治咳治本之法。陈氏每遇“咳嗽延绵”必用冬虫夏草,以益肾养肺,止咳化痰。该药因其温和平补之性,历来为医家所推崇,为治久咳久嗽之要药,特别是对老年之咳喘,用之尤佳。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虫草对肺炎球菌及某些致病性真菌有一定抑制作用,对支气管有明显舒张作用,并能加强肾上腺素作用,故有较好的治疗和保健作用。
       另外陈氏还常配用沉香蛤蚧、白石英等以加强补肾纳气作用。值得一提的是,陈氏对淮牛膝的使用亦颇具匠心之处,除了常配虫草等以加强补益肝肾,“助一身元气”(《景岳全书》)外,亦常用作引经药,以引药下行,如张锡纯所言:“善引气血下注,是以用药欲其下行者,恒以为引经,……并能引浮越之火下行。”其临床经验值得借鉴。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