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古今医统大全》养生思想浅析

发布时间:2009/12/3 16:08:40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广东省医药卫生信息网     作者:方向明     作者单位:安徽中医学院(合肥,230038)     《中医文献杂志》2007年12月25卷4期 文献研究

       【摘要】  本文对明代御医、著名新安医家徐春甫的养生学术思想进行了初步探讨。徐氏的养生保健方法有:啬神、爱气、养形、惜精、悦志、节饮食、适起居、少言、服饵、禁忌等,养生保健总体原则可概括为莫伤、顺之、守中、养内。
       【关键词】  徐春甫 古今医统大全 养生 学术思想
       徐春甫(1520~1596年),字汝元,号东皋,又字思敏、思鹤,祁门东皋人。徐氏在祁门名医汪宦的精心指导下,认真钻研《内经》、《难经》等医学经典书籍,广泛涉猎各家医学著作,加上勤于实践,融会贯通,遂寓居京师,设“保元堂”业医,因其医技高超,被授予太医院吏目。明•隆庆二年(1568年),他倡集在京名医46人(其中新安医家21人)成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民间学术团体“一体堂宅仁医会”,立会款、会规22项,提出为医者应具备的职业道德修养。徐春甫著有《古今医统》(又称《古今医统大全》)100卷、《医学入门捷径六书》4卷、《医学未然金鉴》等,均存。《古今医统大全》为我国十大医学全书之一,包括《历代圣贤名医姓氏》、《内经要旨》、《医通考》、《内经脉候》、《经穴发明》、《针灸指直》、《妇科心镜》、《螽斯广育》、《老老余编》、《幼幼汇集》、《痘疹泄密》、《养生余录》等。内容涉及《内经》旨义、历代名医传略、各家医论、脉学运气、针灸经络、养生、本草、临床各科、医案、验方等,在汇集历代精华的基础上有诸多阐发。此书于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问世,次年古吴陈长卿即为之梓行。隆庆四年(1570年)太师朱成国再次刻板刊行,一时在医界广为流传,影响极大,其后又多次刊刻。1657年日本国也翻刻了金陵唐氏本全套,并在此后的许多医籍中引用了该书的部分内容。1995 年《新安医籍丛刊》重新校点出版。
       《古今医统大全》[1]中有关养生的内容散在于《老老余编》、《养生余录》等篇中,徐氏在《养生余录上•总论养生篇》认为,夫人禀二仪之气,成四大之形,愚智贵*则别,养生惜命皆同。贫乏者力微而不逮,富贵者侮傲而难持;性愚者未悟而全生,智识者或先于名利。自非至真之士,何能达保养之理哉!指出养生非至真之人不可为。养生大要为:“一曰啬神,二曰爱气,三曰养形,四曰导引,五曰言语,六曰饮食,七曰房室,八曰反俗,九曰医药,十曰禁忌。过此以往,义可略焉。”并指出养生有五难:“名利不灭,此一难也;喜怒不除,此二难也;声色不去,此三难也;滋味不绝,此四难也;神虑精散,此五难也。五者必存,虽心希上老,口诵至言,咀嚼英华,呼吸太阳,不能不夭其年也。五者无于胸中,则信顺日深,玄德日全,不祈喜而自福,不求寿而自延。此养生大理所归也。”
       笔者不揣浅薄,探颐索隐,仅就《古今医统大全》中有关养生保健的学术思想浅析如下。
       啬  神
       意义  “精、气、神”是人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机体生命活动的重要物质基础与功能形式,在人体生命活动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与作用。精与气最终均化为神,神在三者之间处于主导地位。因此养神在中医养生保健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正如徐氏在《养生余录上•总论养生篇》所云:“修身之法,保身之道,因气养精,因精养神,神不离身,乃常健。”“有者因无而生,形者须神而立。故有为无之功。形者神之宅,莫以全宅以安生,修神以养神。若气散归空,游魂为变。火之于烛,烛靡则火不居;水之于堤,堤坏则水不存。魂劳神散,气竭命终矣。”“太上养神,其次养形,神清意平,百节皆宁,养身之本也。肥肌肤,充腹肠,开嗜欲,养生之末也。”“阳精魂生,阴精魄成,二精相傅,而成神明。神以形用,形以神生,神去则形毙,神全形可延。神以道全,形以术延耳。” “夫人只知养形,不知养神;不知爱神,只爱其身。殊不知形者载神之车也,神去则人死。车散则马奔,自然之至理也。”指出养神的重要性。“夫神者生之本,形者生之具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毙。神形早衰,欲与天地常久,非所闻也。故人所以生者,神也。神之所托者,形也。”指出养神与养形的密切关系。“神者,精之成也,精虚则神悴。”指出养精与养神的关系。
       方法  养神当志情去智,恬虚无,离事全真,内外无寄。如徐氏在《养生余录上•总论养生篇》所述:“专精养神,不为物杂,谓之清;反神服气,安而不动,谓之静。割念以定志,静身以安神,保气以存精,思虑兼亡,暝想内视,则身神并一。身神并一,则近真矣。”“圣人休休焉,则平易矣,平易则恬淡矣。平易恬淡,则忧患不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而神不亏。”“志情去智,恬虚无,离事全真,内外无寄。如是则神不内耗,境不外惑,真一不杂,神自宁矣。此养神也。”
       爱  气
       意义  气是构成人体的重要组成物质之一,同时又是人体功能的重要表现形式。养气在中医保健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正如徐氏所云:“气者身之根也。鱼离水必死,人失道岂存?是以保生者务修于气,受气者务保于精,精气两存,是名保真。”(《古今医统大全•养生余录上》)徐氏在《老老余篇上•保养论》中又云:“人由气生,气由神主,养气全神,可得真道。凡在万形之中,所保者莫先于元气,摄养之道,莫若守中实内以陶和。”“我命在我,保精爱气,寿无极也。”“大凡住生,先调元气。身有四气,人多不明。四气之中,各主生死:一曰‘乾元之气’,气化为精,精反为气,精者连于神,精益则神明,精固则神畅,神畅则生健。若精败则神疲,精竭则神去,神去则死。二曰‘坤元之气’,气化为血,血复为气。气血者,通为内外,血壮则体丰,血固则颜盛,颜盛则生合。若血衰则发变,血败则脑空,脑空则死。三曰‘庶气’,庶气者,一元交气,气化为津,津复为气,气运于生,生托于气,阴阳动息,滋润形体,气通则生,气乏则死。四曰‘众气’,众气者,谷气也。谷济于生,终误于命。食谷虽生,蕴谷气还死。精能附血,气能附生,当使循环,即身永固。”指出养气爱气的重要性。
       方法  《养生余录上•养生总论篇》指出爱气惜气之法:“抱一元之本根,固归真之精气,三焦定位,六贼忘形,识界既空,大同斯契,则气自定矣。此惜气也。”
       养  形
       意义  人禀天地之气而生,形者神之宅,生之具也。神以形用,形以神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毙。无形,神无以附,命无以续。因此,养形在中医养生保健中同样重要。正如徐氏在《养生余录上•养生总论篇》中认为:“夫人禀天地阴阳而生者。盖天有六气,人有三阴三阳而上奉之;地有五行,人以五脏六腑而下应之。于是资生皮肉、筋骨、精髓、血脉、四肢、九窍、毛发、齿牙、唇舌,总而成体。外则气血循环,流注经络,喜伤六淫;内则精神魂魄志意思,喜伤七情。若护持得宜,怡然安泰。役冒非理,百疴生焉。”“形者,生之气也。心者,形之主也。神者,心之宝也。故神静而心和,心和而形全;神躁则心荡,心荡则形伤。将全其形也,先在理神,故恬和养神,则自安于内;清虚栖心神,则不诱于外,神恬心清,则形无累矣。……由此观之,神照则垢灭,形静则神清,垢灭则内欲永尽,神清则外累不入。”并指出伤形有内外因两种情况。“劳者伤于神气,伤者伤于形容。饥饱过度则伤脾,思虑过度则伤心,色欲过度则伤肾,起居过度则伤肝,喜怒悲愁过度则伤肺。又风、寒、暑、湿则伤于外,饥饱、劳役败于内;昼感之则病荣,夜感之则病卫。经络内外交运,而各从其昼夜,始劳于一,一起为二,二传于三,三通于四,四迁于五,五复返一,一至于五,邪乃深藏,真气大失,使人肌肉消,神气弱,饮食减,行步难。及其如此,则虽有命亦不能生也。”
       方法  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为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真气大失,肌肉大削,亦即伤形,非独寒暑伤形也。因此养形应静心神、节饮食、慎房室、适起居、调情志、避外邪,对于养形,调内与适外同样重要。
       惜  精
       意义  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此造化之源,性命之根本也。故人之大欲,亦莫切于此。嗜而不知禁,则侵克年龄,蚕食精魄,暗然弗觉,而元神真气去矣,岂不可哀?人之可畏者,衽席之间不知戒者,过也。精有先天之精、后天之精,先天之精藏于肾,禀赋于父母,后天之精来源于水谷精微,由水谷精气化生,并不断充养先天之精。精可化血,精可化气,精可生神。因此,养精、惜精在中医养生保健中十分重要。正如徐氏在《养生余录下•房中节度》中云:“长生之要,其在房中。上士知之,可以延年却病;其次不以自伐;下愚纵欲损寿。”
       方法  房中有节,不恣情欲,此乃惜精的准则。虽美色在前,不过悦目畅志而已,决不肯恣其情欲以伐性命。正如徐氏所云:“是以古人于此,恒恒有节度。二十以前,二日复;二十以后,三日复;三十以后,十日复;四十以后,月复;五十以后,三月复;六十以后,七月复。又六十闭户。故时加撙节,保惜真元,以为一身之性命。不然,须勤于吐纳,导引服饵之术,而根本不固,亦终无益。……能知七损八益,则血气、精气二者可调。不知用此,则早衰之节也。……盖谓男精女血,若能使之有余,则形气不衰而寿命可保矣。不然,窍漏无度,中干以死,非精离人,人自离精也,可不戒哉?养生之士,忌其人者有九:或年高大,或唇薄鼻大,或齿疏发黄,或痼疾,或性情不和,或有苗强硬,或声雄,或肉涩肢体不膏,或性悍妒忌,皆能损人,并不宜犯之。”并指出忌其时者十有一:醉酒,饱食,远行疲乏,喜怒未定,女人月潮,冲冒寒暑,疾患未平,大小便讫,新沐浴后,犯毕出行,无情强为。
       悦  志
       意义  情志失调可导致脏腑气机逆乱,气机失常,进而导致脏腑功能紊乱,变生他病。因此条畅情志在中医养生保健中处于十分重要地位。徐氏在《养生余录上•地元之寿起居有常者得之》云:“人之身,仙方以屋宇名之:眼耳口鼻,其窗户也;手足肢节,其栋梁、榱桶也;毛发体肤,其壁牖垣墙。……盖身者,屋也;心者,居屋之主人也。主人能常为之主,则所为窗户,栋榱、垣壁皆完且固,而地元之寿可得也。”“喜怒不节,生乃不顾。喜怒不测,阴气不足,阳气有余,荣卫不行,发为痈疽。” “忿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少怒则形佚,忿恨则损寿。大怒破阴。多怒则百脉不定。”“悲哀动中则伤魂魄。伤则狂妄不精,久则阴缩拘挛,两胁痛不举。”“思虑怵惕则伤神,伤神则恐惧自失,皮烂脱肉,毛悴色夭。思虑过度,恐虑无时,郁而生涎,涎遂转升而不降,为忧气、劳思、五噎之病。思虑则心虚,外邪从之,而积气在中,时减于食。”“内伤于忧怒则气上逆,上逆则六腑不通,温气不行,凝此蕴裹而不散,津液涩泼,著而不去,积遂成矣。”“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气乃乱也。恐则精怯。”“憎爱损性伤神。必有所憎,不用深憎,常运心于物平等。心有所爱,不用深爱,如觉颇偏,寻即改正,不然,损性伤神。”
       方法  喜怒忧思悲恐惊等七情均可害心,而心主神明,七情均可伤神,使心不能为之所主,地元之寿不可得。应条畅情志,无扰乎神,无伤乎心,使心能为之主,则地元之寿可得。正如徐氏所曰:“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蔽,精神不散,可寿百数矣。”
       饮  食
       意义  饮食不节,饥饱失常,则损伤脾胃,而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因此,饮食不节,则脾胃虚弱,气血化生乏源,气血不足,元气匮乏,疾病丛生。由此,节饮食在中医养生保健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如徐氏在《古今医统大全•养生余录上》所曰:“五谷充肌体而不能益寿,百药疗疾延年而不能甘口充饥。甘口者,俗人之所珍;苦口延年者,道士之所宝。”“人知饮食所以养生,不知饮食失调亦所以害生,故能消息使适其宜,是所贤哲悟未病。”“善养生者养内,不善养生者养外。养内者,安恬脏腑,调顺血脉,以一身之气,流行冲和,百病不作。养外者,咨口腹之欲,极滋味之美,恶饮食之药,虽肌体充腴,容色悦怿,而酷烈之气内蚀脏腑,形神虚矣。《庄子》曰:人之可畏者,衽席、饮食之间,而不知为之戒过也。”
       方法  饮食不宜过饱过饥,五味不宜偏多,忌生冷、辛辣、冷热相杂,少饮酒,食后缓行等。如:“凡人饮食,无论四时,常欲温暖。夏月伏阴在内,暖食尤宜,不欲苦饱,饱则筋脉横解,肠为痔。因而大饮则气暴逆。养性之道,不欲食后便卧,及于终日稳坐,皆能凝结气血,久则损寿。食后常以手摩腹数百遍,仰面呵气数百口,趑趄缓行数百步,谓之‘消食’。食后便卧,令人患肺气、头风、中痞病。……食饱不得速步、走马、登高、涉险,气满而激,致伤脏腑。不欲夜食,脾好音声,闻声即动而磨食。日入之后,万响都绝,脾乃不磨,食之不易消。不消即损胃,损胃即不受谷气,气不受则多吐,多吐则转而反胃之疾也。食欲少而数,不欲顿而多。常欲令饱中饥,饥中饱为善尔。食热食后,不宜再食冷物;食冷物后,不宜再食热物。冷热相激,必患牙齿。瓜果不时,禽兽自死,及生煎火之肉,与夫多腻难消,粉粥冷淘之物,皆能生痰、生疮疡、生瘕癖,并不宜食。”“五味入口,不欲偏多,多则随其脏腑,各有所损。故咸多伤心,甘多伤肾,辛多伤肝,苦多伤肺,酸多伤脾。《内经•五脏生成篇》曰:多食咸则脉凝涩而变色,多食苦则皮槁毛拔,多食辛则筋急而爪枯,多食酸则肉皱而唇揭,多食甘则骨肉痛而发落。偏之为害如此。故上者澹泊,其次中和,饮食之大节也。酒饮少则益人,过多则损人,气畅而止可也。饱食之后,尤宜忌之。饮觉过多,吐之为妙。饮酒后不可饮冷水、冷茶,被酒饮入肾中,停为冷毒。酒后勿当风坐卧,袒肉操扇,此时毛孔尽开,风邪易入,感之令人四肢不遂。不欲饥而食,食不可过饱;不欲渴而饮,饮不可过多。食过多则结积,饮过多则痰癖。”《养生余录下•日食》
       起  居
       意义  起居失常,不应四时,则人体的阴阳之气无以与天地之气相应,天地人三才不统,脏腑气机失调,易生他病。又六淫邪气更易伤人,则气愈虚,病愈深。正如徐氏在《养生余录下•起居》中云:“无劳尔形,无摇尔精,乃可以生长。起居不节,用力过度则脉络伤,伤阳则衄,伤阴则下。”在《养生余录下•四时》中云:“凡人呼吸出入,皆天地之气。故风寒暑湿之暴戾,偶一中人,人不胜天,则留而为病。故随时加摄,使阴阳中度,是谓‘先几’,防于未病。”故起居失常,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此之谓也。
       方法  适时起居,应天而作。早在《内经•四气调神大论篇》就已告诫人们:春时应“夜卧早起,广步于庭,披发缓形,以使志生”;夏时应“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英华成秀,使气得泄”;秋时应“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冬时应“早卧晚起,必待阳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正如徐氏所曰:“春月,阳气闭藏于冬者,渐发于外,故宜发散以畅阳气。夏月人身阳气发引,伏阴于内,是人脱精神之时,特忌下利以泄阴气。秋月当时,阳气收敛,不为吐及发汗,犯之使人脏腑消灼。冬月天地闭塞,血气藏伏,阳在内心,膈心热,但忌发汗以泄阳气。”
       少  言
       《养生余录上•谈笑》云:“老子塞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谓:目不妄视,口不妄言,终身不勤劳,目视情欲,不益其事,则没身不可救也。人若不会将理者,只是多说话。戒多言损气,以全其寿也。呼叫过常,辩事问答,冒犯寒暄,恣食咸苦,肺为之病矣。行语令人失气,语多须住乃语。”
       服  饵
       服日月气:“以平旦采日华,以夜半存之,去面前九寸,令万景照我泥丸下,及五脏洞彻一形,引气入口,光色蔚明,良久乃毕,则常得长生矣。”服日精:“吞日精者,用日出卯时坐西面,看东想日,如车轮形象而吞之七十二口,亦如河车拗起,昂头般运入项后为枕,枕之如小乘,人有圆光也。每日吞之七十二口毕,方吞月华龙虎大丹。”服月华:“吞月华者,须是过上弦八日晚后,背日向月,坐想月华入口,八十一咽,至二十三日下弦即罢之。至后月八日,依前法吞之龙虎大丹。其他如服五星、服三气、服木芝、服松子、服松脂等,不一而足。”(《养生余录下•服饵》)
       禁  忌
       《养生余录下•杂忌》云:“夫养生者,卧起有四时,早晚饮食有至和之常制;利关节,有导引之方;流行荣卫,有吐纳之术;忍喜怒以养阴阳之气;节嗜欲以固真元之精。保形延命,可谓备矣。使禁忌之理知有未周,虽云小节之常,亦有大道之要。一日之忌,暮无饱食;一月之忌,暮无大醉;一年之忌,暮无远行。……以上三者不行,则真气常保无失,是终身能获真气也。又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立伤骨,久行伤筋,久坐伤肉。大抵人之形气,时动时静,其机运而不滞,久于动静,为免有伤也。凡人觉大小便即行,勿忍之。忍小便则膝冷成痹;忍大便则成气痔。凡人大劳则力乏绝,大饥则脏腑脉络有竭,大饱则腠理气溢,大渴则经脉蹶乱,大醉则精神散乱,大热则阴气解脱,大寒则血脉凝结,并能致疾。凡心有爱不用深爱,凡心有憎不用深憎,凡喜至而心不荡,凡怒过而情不留。并能养神益寿。凡夜非调气之时,常习闭口而睡为佳。口开则失真气,且邪从口入,使牙齿为出入之气所触,后必病齿。湿衣及汗衣,且不可久着,能伤人心肺之系,及发疮疡。夜卧勿覆其头,得长寿,以常有天地之清气入腹中。”《养生余录上•总论养生篇》亦云:“目欲视色,耳欲听声,口欲蜜味,志气欲盈。不能悦其志意,养其寿命者,皆非通道者也。”
       徐氏《古今医统大全•养生余录》中强调的其他养生保健的方法有:存想、导引、按摩、调气、形景等,不一一而述。
       明代著名新安医家徐春甫养生益寿延命的总体原则可概括为莫伤、顺之、守中、养内。
       【参考文献】
       1 明•徐春甫著,项长生,程运文,汪 幼,等点校.新安医籍丛刊•古今医统大全[M].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