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我为附子呼号

发布时间:2014/11/7 22:39:49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互联网     作者:潘华信

        有一味中药叫附子,凡稍稍留心医学的人都知道它,大热大毒,药力峻猛。《尚书》说:“药弗瞑眩,厥疾弗瘳”,意思指轻描淡写而没有什么副作用的药,治不了大病的,颇有道理,与此相反,明清以来讲究王道用药的医家对附子就大抵敬而远之了。
        晚近《中药大辞典》指出附子的作用是:“回阳补火,散寒除湿”,恰似一盆火,可温暖身体且烤干被寒雨淋透了的衣服,适宜治疗“一切沉寒痼冷之疾”,这已成为数百年来医界的定论了。其实,这个观点是不全面的,在“补火”之外,它更有攻瘀逐血的功能,宋以前靠它来抢救重急症,金元以后由于历史的原因及大热大毒的副作用,被淡化了,被变异了,时光流逝最是可怕,铁定的事实也往往会被改变得面目全非。我今天重提附子攻瘀,不仅仅由于恋古之癖,更因为它具有其他任何药物所不可替代的实效,我二十年前治冠心病不用附子疗效不显,二十年来加用后大多数病人的心绞痛能被缓解,且用量不必大,疗效可以重复,副反应可以避免,作为一名医生对此能无动于衷吗?
        攻瘀之说并非立异标新,千年前古人早已谆谆讲透了,《神农本草经》就说它:“破症坚积聚、血瘕”,《日华子本草》称“消瘀血”,汉代名医张仲景救治各种重急症都以它为主药,包括今天临床的急性心肌梗塞,宋前医方抢救心腹痛急症几乎都依靠它,这里不禁要问,倘使附子只是“补火”,那么古代的重急症清一色都是因为受了“寒”?古代不允许有火旺的人?火旺的人得了重病也无药可救只能等死?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受寒只是始因之一,寒可造成瘀,不通则痛,但其他因素如暑、湿、燥、火也可致瘀,非独于寒,古人持附子着眼通瘀治病,这是基本出发点。耐人寻味的是现代实验室却支持了汉唐古人的观点,认为它能“减少”动物的“急性心肌缺血损伤”,真是中西贯通,古今同心,明眼人一望而知用“补火”、“散寒”来覆盖“消瘀血”是有悖科学的,属以偏概全的误导后学,今天我们应该有勇气把明清后被颠倒了的观念重新颠倒过来,恢复旧观,面对未来,脚跟向后用力,前行方始稳当。
        我提附子攻瘀,是师友学术切磋的结果,“诸贤如木工钻眼,已至九分”,我在陈苏生、裘沛然先生、世芸兄启迪帮助下,“透此一分”的,它不止复古,更在创新,为临床治重急症寻辟一条极具前景的辉煌大道。“补火”只是雾里看花,“消瘀”则换盆放到了阳光底下,不够的,更当移置到显微镜下,坐在冷板凳上,细细梳理,作出科学的结论。当务之急则是如何把我们自己从陈陈相因了数百年的“补火”的桎梏中解脱出来,看到山外有山,想到天外有天,这是最难的。
        透视附子,正好像打开了重门深闭着的唐宋医学古堡中的一扇窗户,一隙微明,可以窥见蒙尘瑰宝的约略了,寄语后来诸君,努力斯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应该是有希望的,故我为附子呼号。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