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丁济万与章次公:面面比较

发布时间:2008/2/20 9:49:27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邢斌的博客     作者:江一平

       笔者于1998年间,为编纂《古医籍各家证治抉微》一书,遍向苏、浙、皖、沪等地著名医家、教授发出征稿信,其间因发现近当代前辈中,都有不少对传统医学的创新思维灵智,在学术与医疗实践中,有所建树,足资后来者启迪与借鉴。为此,在征稿信中亦附加注明,请受书者惠寄有关这方面宏文杰作,无任企盼。发信后,荷承热忱支持,因此编纂之余,略有片玉碎珠,藏于书箧。
       顷欣悉镇江章次公先生今年百岁诞辰纪念,不揣谫陋,谨将1998年浙江嘉兴市第二医院主任中医师张明权(浙江著名中医)于20世纪40年代末所写《丁济万与章次公两先生面面比较》一文(当时发表于《华西医药杂志》1949年1月,文题下,并有"文责自负"四字)寄于我。今将全文抄录,以使广大读者得窥一豹。
       丁济万与章次公两位先生,都是上海数一数二的名医。丁济万三个字在上海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几乎不知道丁济万三个字的就不能算地道的上海人。叫黄包车只要喊丁济万就可以,不必说地点。章次公三个字没有如此响,但是为全市以至全国的国医药界所钦仰,不知道章次公三个字,就不能算前进的中医。
       丁先生诊务是相当好的,一天看一百号以上,也不算一回事,但是丁先生不以为苦,大有多多益善之慨。每张方纸千分之九百九十九是嘱咐病人服一帖,服得好再服一帖,不大有开三服四服的。所以病人不来则已,一来就得后天再光临,并且时常在报端见到丁济万的启事和作品,请客宴友,也是司空见惯。以此病人多上加多,闹上加闹。章先生每天都在三四十号之间,但是章先生不以为少。多数病人命其下次不要来。慢性病就叫他隔上好几天再来,报纸上也少见章次公三字,请客似乎绝无仅有。但病人来并不少上加少。
       到丁先生这里来的病人高贵者多,往往以拔号为阔绰,但大家拔号仍旧等于不拔,诊金收入因此加倍不算,诊金之外还时送高贵礼物。到章先生这里来的病人,贫苦者多,往往要求诊金减半,退了诊金又送几帖药,也日有数起。
       丁先生家学渊源,三世名医,以此家道颇丰,进出必备汽车也,高堂大厦,佣丁济济,当代第一流名人,题赠的匾额,满布墙壁。章先生白手起家,自己手里打天下,以此小楼窄屋,仅有一辆三轮车,也停在诊所之中,一派清苦气象。
       衣著两先生都不考究,不过丁先生是高等衣料,外着马挂,足穿白底黑缎鞋。章先生衣料平常,足穿皮鞋,但烟迹满身。
       履历:丁先生历任考试院考试委员,卫生部中医委员,军统局医官,上海市中医师公会理事长,国医学会理事长,上海济社理事长,华隆中医院院长,上海中医学院院长,及现任国大代表。章先生不过是医校清苦教授,实习讲师,苗头万万不及丁先生。
       学术方面:药之用量,丁先生较呆板,像黄郁金一钱五分,杏仁三钱。章先生极有出入,像象贝有二钱也有六钱、八钱,白芍有五钱,有一两。丁先生用药大多守甘仁老先生成法,不过淡豆豉改用清水豆卷,柴胡多用银柴胡而已。章先生用药大背甘仁先生之法,万不得已时,偶一仿之。丁先生每开一方约费二、三分钟,章先生少则五六分钟,多则一刻以上。以此丁先生方笺之药,各有一定次序,所以免重味也。章先生颠倒不拘,涂改也是常事。药味丁先生十一、十二、十三为多。章先生则五、六味、十多、二十味不定。丁先生开方门人轮流,章先生常由固定学生开方,其他门人偶一代之。丁先生开方必高声朗诵,且有板有调。章先生说话,病人几乎听不到。丁先生脉案必有气化阴阳之病理,像肺血则说木火升腾,肺络损伤,痰瘀逗留不化,结尾又有治法和解,宣化,清解达邪。章先生不一定,有述原因者,有预后者,有引古人语者,有述主诉及求诊目的者,有述鉴别诊断者,有述治疗转归者。丁先生服膺南京张简斋,章先生服膺上海陆渊雷。丁先生方中多苡仁、冬瓜子、杏仁、象贝、神曲。章先生多甘草郁金。丁先生方剂必是煎药,章先生多有为末、为丸,以此药铺必喜彼恶此。丁先生丸药多入煎,章先生丸药先另吞。丁先生喜用炒药,章先生喜用生药,像鸡金、苡仁、谷芽多不炒也。丁先生不喜介绍西药,更无论西医,章先生有时介绍西药,遇天花、阑尾炎直接退号不治,快送医院及时疫医院。丁先生诊断多用中医法,大半靠经验之丰富。章先生诊治多参西医新法诊断,且常介绍化验所,或怡和医院X光透视。为丁先生门人进去困难,必有相当关系与介绍,且须举行仪式,进去了一无所事;为章先生门人,进去容易,随随便便,来者皆吾徒,进去了要替病人量热度,数脉搏,呼吸,并详询病史,作记录报告,甚至加诊断和意见,半途逃去者不少焉。丁先生出诊,必两个门人跟着,一人开方携皮包、点钞票,一人照电筒,准备酒精棉花,给先生擦手。章先生出诊,常一人前往,偶亦有门人跟随。
       膏方,丁先生价贵的多,章先生便宜者多,甚至劝其勿服。丁先生膏方都由门人代拟,彼不过略事增损,章先生膏方都自拟。丁先生膏方完全旧式,章先生膏方多采别具一格格式。丁先生深晰病家心理,故有令病人绝对信仰的本领。章先生善体学生心理,故深得门人钦佩。
       仪貌:丁先生大方庄严。章先生谦虚、和蔼。读书方面:丁先生善背诵,《内经》、《温热经纬》诵之烂熟。章先生善理解,原文只记其主要者。
       丁先生处方力求普遍稳妥。章先生冷门药十有五、六。
       丁先生门诊在每日十时以后,出诊下午四时起,星期日不应门诊。章先生门诊在每日八时以后,出诊一、二时起,除自己卧病外,终生永不休息。丁先生欢迎出诊,章先生不得已方应出诊。
       摄生方面:丁先生考究得多,每餐丰肴满案,西洋参代茶,亦不为奇,且时哼京腔,看电影消遣。章先生小菜平常,不作消遣,门诊时必须以啤酒代茶,一瓶二瓶不足为奇,病人多时则白兰地一举而尽。丁先生吸香烟为装饰品,章先生接连吸个不断。
       丁先生挂号有帐房专司其事,章先生由学生随便挂号。丁先生的里外,高悬"孟河丁甘仁长孙"的牌子。章先生仅在门外钉一块"章次公寓"小牌。
       丁先生方纸上病人称呼多奶奶、小姐、左右。章先生多先生、君、小姐、夫人。
       丁先生与朱鹤皋、石筱山,以及闻人吴开先、杜月笙、黄金荣善。章先生与陈存仁、陆渊雷、秦伯未善,阔人少交焉。
       丁先生诊所在凤阳路人和里底。章先生在顺昌路悦来坊。丁先生籍武进孟河,章先生籍镇江丹徒。
       总之,中医分派是常有之事,像丁先生与章先生如是系出同门而各趋极端,好像故意相反,而且都是名医,真是希天下之大奇。读者如能近而研究其环境成因,以作自己行医借鉴,裨益不鲜,故敢率直陈述,毫不检点,千万勿轻轻看过。至于谁是谁非,孰优孰劣,则非作者所敢批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