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读《难经发挥》有感

发布时间:2008/2/21 7:25:35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王天寿BLOG     作者:张登本(陕西中医学院)

       《难经》又名《黄帝八十一难经》,就其内容而言,虽然与《黄帝内经》属于不同知识体系的古代医学典籍,但是两者共同奠定和支撑了中医学这一独立于世界民族医学之林的参天大树并使之枝繁叶茂,如若从医学知识体系的角度审视两者的关系,《难经》虽然稍显单薄,但却从脉学、藏象、经络(尤其是奇经)、针法等方面补充并丰富了《黄帝内经》的相关内容,这也是自仲景以降历代医学家将二者齐名的缘由。
       《难经》作为书名首见于《伤寒杂病论•序》,三国时代东吴太医吕广(又名吕博望)是华佗弟子,他是注释《难经》的第一人,西晋皇甫谧在其《帝王世纪》中亦传载其名,南北朝时期的梁国阮孝绪之《七录》中将其名为《黄帝众难经》,《隋书•经籍志》中始有著录。自此以降,历代正史均有所载。尤其是唐初杨玄操之《集注》,汇载了此前研究的成就,成为研究《难经》进程中承前启后的里程碑。自杨玄操始,在这一领域研究中成就最为耀眼者,宋代有王惟一、庞安时,金元时代有滑寿(伯仁)、纪天锡,明代有张世贤、熊宗立,清代有徐春圃(大椿)、丁锦、叶霖,日本国有丹波元胤,明国时期有张寿颐(山雷)、黄竹斋等。50年来研究最为深刻而成绩卓著者,如陈碧琉、王洪图、烟建华、凌耀星、郭振球、张瑞麟、迟华基、何任等。凡此种种在《难经》领域中真可谓是名家迭出,成就斐然,并将永载中医学发展的史册。
       陕西中医学院孙理军、乔文彪、李翠娟、张景明等编著的《难经发挥》,已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发行。当我认真审读孙理军教授主编的《难经发挥》书稿之后,喜悦之情油然而生。第一,超越了前人,为后学者搭建了一个新的研究平台。他们的研究全面吸纳古今学者在《难经》研究领域成就的基础上,运用娴熟的文献学手段,对经文进行了校注译释,将2000年前的医学成就用平实无华的文字展示给后人,并且充分利用其驾驭文献的能力和技巧,对经旨内涵予以明彻的解析。其中,对原文的“解析”,既紧扣经文的宏旨大义,又使原文的医学知识条分缕析,这一特征在2000多年来《难经》研究领域中是独有的;第二,该书谨守“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善言古者,必有合于今;善言人者,必有厌(厌,合也)于己。如此,则道不惑而要数(同‘术’)极,所谓明也”(《素问•举痛论》)的治经规范和法则,并结合大量的临床实践和今人研究成果,翔实而又充分地对越人所创医学理论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发挥”,这在百余种古今解《难经》的著述中独显风采,也充分彰显了越人医学理论的实用价值。第三,该书作者以其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准确而全面地把握了越人所创医学知识的内容,对其中的“脉学”、“藏象”、“奇经”、“针法”等方面的贡献给予了客观的评价;第四,由于该书作者洞彻《黄帝内经》、《难经》主旨和由此缔造的中医理论体系,因而在书中充分地运用了“纵横联系”的研究方法,对八十一节内容进行了横向比较和联系,而且对《难经》与《黄帝内经》、对《难经》问世后历代的专向研究、对近50年数百家研究《难经》的最新成果,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纵向比较和分析。凡此种种,真可谓是“纵横捭阖”,挥洒自如,这也是上述谓之“超越”、谓之是“新的研究平台”之理由。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