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桂枝汤证病机之我见

发布时间:2008/3/9 16:26:24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爱爱医

       摘要:本文对桂枝汤证的病机,提出了新解。认为“营弱卫强”的“强”字应当读作jiàng,训为“不和、不柔、不顺”,引申为失常;并认为“营弱卫强”用的是互文的修辞手法,应理解为“营卫之气处于一种以虚弱为主导的失常状态”,而桂枝汤证的病机应当概括为“营弱卫强,感受邪风”,即“营卫之气虚弱且功能失常,虚邪贼风因之伤人”。
       桂枝汤证的病机,一向被高度概括为“营弱卫强”。众所周知,这是由《伤寒论》第95条而来,原文是:“太阳病,发热汗出,此为荣弱卫强,故使汗出,欲救邪风者,宜桂枝汤。”
       初读此处,疑云迭生。《素问•评热病论》说“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灵枢•百病始生》说“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若是“卫气强盛”,风邪岂能伤之?如果“荣弱卫强”乃感受风邪所致,二者又何以一弱一强?既是“卫强”,桂枝汤中又为何用“辛甘化阳实卫”之品,而与“强者泻之”(《素问•至真要大论》)“实则泻之”(《素问•三部九候论》)的治疗大法相矛盾?
       查阅前人注解,亦难解困惑。前人论述,多将“强”字理解为“强弱”之强(qiáng),解释为“强盛”。如喻嘉言说“卫得邪助而强,营无邪助故为弱也”[1],但是,风邪袭人,为何不伤人而助人,且助卫不助营?吴谦引经文“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素问•通评虚实论》),认为“卫强,是卫中之邪气强”,“营弱,是荣中之阴弱”[2],更是给人以曲解的感觉。
       当然,也有医家对此提出异议的。程郊倩说“卫受风邪,肌表不能固密,此亦卫之弱处,何以为强”,“然则营之弱固弱,卫之强亦弱也”,但他仍引“正气夺则虚”“邪气盛则实”以解“营弱卫强”[3];而舒驰远则武断地说“营弱卫强之说,究非确义”[4],认为仲景之说有误。
       周汝昌先生说:“咬文嚼字是中国文化之最高境界。”通过对“强”字字义的学习及对“荣弱卫强”修辞手法的分析,笔者认为桂枝汤证的病机应当概括为“营弱卫强,感受邪风”,即“营卫之气虚弱且功能失常,虚邪贼风因之伤人”,而前人未能正确理解“荣弱卫强”的含义,因而也未能正确揭示桂枝汤证的病机。试作分析如下:
       1、“强”字之音意
       现在看来,“强”字可读作jiàng,训为“不和、不柔、不顺”,引申为失常。《韵会》说“强,木强,不和柔貌”,《字汇》说“强,木强,不柔和也”。查古代典籍,此意应用颇为广泛:在经史中,如《中庸》的“虽愚必明,虽柔必强”,《前汉书•周昌传赞》的“周昌,木强人也”;在医书中,如《素问•热论》的“腰脊强”,《伤寒论》的“颈项强痛”。在《中华大字典》及《中文大辞典》(台湾)中,“强”字还有“气不和顺”的义项,而且它们都引用《素问•玉机真藏论》的“名曰重强”作为例证。上下文赋予词独一无二的意义,其实,如果我们将“名曰重强”的“强”字放在原文“脾……不及令人九窍不同,名曰重强”里考察,便会发现它本身还可以蕴涵有“虚弱”的意思。可见,将“荣弱卫强”的“强”字训为“不和、不柔、不顺”,理解为失常之意,是有充分根据的。
       2、“荣弱卫强”是“互文”
       “互文”是一种古汉语修辞手法,又叫互辞,古人常说“互文见义”,简单地讲,就是在古汉语诗文词句中,相临两个(或几个)字词(或句子)相互之间协同互补,从而组成意思相对完整的词句文意。在古代典籍中,互文的应用非常广泛。如《易•系辞》的“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乾以易知,坤以简能”,《素问》的“阳生阴长,阳杀阴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大筋软短,小筋弛长”(《素问•生气通天论》)。四字互文的例子,则有文学上的“奇山异水”,医学上的“阴平阳秘”(《素问•生气通天论》)。显而易见,以上几个例子,如果我们考虑不到互文修辞的问题,就会造成理解上的误差。笔者认为,“荣弱卫强”也是一个互文句,就是“营弱卫亦弱,卫强营亦强”,是对“营卫之气处于一种以虚弱为主的失常状态”的描述。可以看出,前人没有意识到此句应用了“互文”的笔法,因而也未能正确理解“荣弱卫强”的含义。
       3、桂枝汤证之病机
       结合条文中的“欲救(《说文》:“救,止也。”)邪风”,我们可以知道桂枝汤证的病机有风邪侵袭的因素,也就是说,其完整病机当是“营弱卫强,感受邪风”。其中,“营弱卫强”是体质因素、是内因,“感受邪风”是外因。营卫之气虚弱且功能失常,虚邪贼风因之伤人,这与《素问•评热病论》的“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灵枢•百病始生》的“两虚相得,乃客其形”一以贯之,而绝无矛盾之处。
       4、以药测证
       以药测证是学习中医的重要方法。从桂枝汤的药物组成和功用来看,将桂枝汤证的病机理解为“营卫之气虚弱且功能失常,虚邪贼风因之伤人”也是十分恰当的。桂枝汤由桂枝、芍药、炙甘草、生姜、大枣组成,其中桂枝、炙甘草与生姜、大枣两组药辛甘化阳以实卫,芍药、炙甘草、大枣酸甘化阴以补营,营卫得补功能复常自可祛邪外出,更何况桂枝、生姜本身就有辛散风邪之力。药后啜粥,亦有扶正祛邪之妙用,因营卫之气实由水谷精气化生而成。桂枝汤为扶正祛邪之剂,并非笔者杜撰,如清代医家尤在泾即称“桂枝汤所以助表气而逐邪气”[5]。
       不难看出,将“荣弱卫强”理解为“营卫之气处于一种以虚弱为主的失常状态”,将桂枝汤证的病机理解为“营卫之气虚弱且功能失常,风邪因之伤人”,要比将“强”字理解为“强盛、强大”,而引“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曲为解说通顺得多,也比《伤寒论选读》所说的“卫气因抗邪而亢奋,称为卫强”“营气内守功能减退,称为营弱”[6]通顺得多。当然,这样理解“营弱卫强”,也就不会像舒驰远那样得出“营弱卫强之说,究非确义”的结论,误解仲景了。
       参考文献:
       [1] 清 喻昌. 伤寒论注三种(下)•尚论篇[M].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57.27
       [2] 清 吴谦等. 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1963.14
       [3] 黄竹斋.伤寒论集注[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7.114-115
       [4] 刘渡舟.伤寒论辞典[M].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8.311
       [5] 清 尤在泾. 伤寒贯珠集[M]. 上海卫生出版社 1957.9
       [6] 柯雪帆. 伤寒论选读[M].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6.60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