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中医脉学十讲」读后感

发布时间:2008/4/17 7:52:39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爱爱医

       我是对中医有兴趣,自学中医的人,最近想研究一下中医的脉诊,在网路书店购买了几本关于中医脉学的书,其中有一本书名叫做「中医脉学十讲」。作者是任应秋先生,由于我住在台湾,对于任应秋先生可以说是全然陌生,看书封底的作者简介,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我以下的言论如有冒犯支持任应秋先生的粉丝们,在此先行告罪!
       基本上,「中医脉学十讲」从一开头就对于中医脉诊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并且引经据典证明中医脉诊具有许多不合理及不科学的地方,甚至是以西医理论的角度来看待中医脉诊。
       尤其是「第四讲 桡骨动脉分主脏腑的不合理」更直接否定了“寸关尺”分主脏腑之说,我节录该讲之小结,如下:
       ----------------------------------------------------------
       说来说去,强以一条动脉分主脏腑的理论,上不宗《内经》,下难符科学,凭空臆说,仍不离五行往复,无论于古于今,稍微明理者,都不足置辨,即以古还今,请看几辈古人的批评罢!
       李时珍《濒湖脉学》:“余每见时医于两手六部之中,按之又按,曰某脏腑如此,某脏腑如彼,俨若脏腑居于两手之间,可扪而得,种种欺人之丑态,实则自欺之甚也。”
       《吴草芦文集》:“医者于寸关尺辄名之曰......此心脉,此肺脉,此肝脉,此脾脉,此肾脉者,非也,五脏六腑凡十二经,两手寸关尺者,手太阴肺经之一脉也......肺为气所出之门户,故名曰气口,而为脉之大会,以占一身焉!”
       王正宗《难经疏义》:“诊脉之法,当从心肺俱浮,肝肾俱沈,脾在中州之说,王叔和独守寸关尺分部位,以测五脏六腑之脉者,非也。”
       李、吴、王的说法,固然不尽如人意,然而他们都不信任寸关尺分主脏腑之说,这一点是正确的。
       ----------------------------------------------------------
       在本版(爱爱医论坛)的讨论中“通往上工之路---古脉法整理与研究(上)”也有一样的引述!
       遗憾的是我在《濒湖脉学》里找不到任应秋先生所引用的内容,想必任先生所使用的书可能是较不流通的版本吧?!烦请有读过这版本的朋友,告知一下,长长见识也好。
       另外,我在中医瑰宝苑里,看到一篇脉诊经验交流座谈的内容,其中“脉诊学的宝藏”作者:萧熙,我节录一部分,如下:
       ----------------------------------------------------------
       四、关于脉学的反对论者
       在前人的书籍里面,也有人持反对的论调来非难脉学。这个问题应该如何来看待它呢?我看:唯脉学论者给予他以一些适当的批判,是合乎“情理之常”的。但是对于无视和蔑视脉学的谰言,则应有所区别。一些对脉学在诊断上的重要地位持一棍子打死态度的,这样的人大约有两种:一种是文字之医,经验少,只晓得做文献资料整理和编辑的工作。一种是不肯去细心体会,这种人在脉上摸来摸去,一辈子摸不到什么东西。由于他个人摸不着,便说“切而知之”或据脉论症和据脉议药是靠不住的,甚至反口诋之为江湖术。这种人除一般的几个显而易见的脉象外,根本不承认什么叫脉学。他的毛病主要是既不虚心研索,又未曾得到师傅口授,以致摸不着窍门。因而在治理奇难大症方面,往往把捉不定,或竟望望然而去之。龙君由先生说:“学医者,每多药性不熟,脉理不精。果能心如明镜,洞悉某药与某病相称,某脉与某症相应,则治病自不难矣”。可见“心必精脉”,是和熟悉药性同样重要的。
       好几位老先生和在座的几位前辈,对任应秋先生的脉学研究十讲有意见,关于脉学方面的见仁见智,当然很难强人所同。但把祖国医学的精华部分之一的脉诊,全盘否定;认为看脉知病是医生像煞有介事的故弄玄虚,属于欺人之谈,从而对于医生在临床上聚精会神诊脉的工作态度,加以歪曲的夸张和丑化,这一点对所著十讲一书的价值是十分叫人惋惜的。任先生是我的后期同学,渊博精勤,也可能在脉学上有他的真知灼见,“则非余之所敢知”。这里,纯然是就学术方面来谈脉诊,对事不对人。
       ----------------------------------------------------------
       上文中暗指任应秋先生是属于“文字之医,经验少,只晓得做文献资料整理和编辑的工作”的人,难怪他着的“中医脉学十讲”,不管我怎么看都觉得很别扭,讲脉学却又否定脉学,这不很奇怪吗?
       我比较好奇的是,如果只有几个人写书说“寸关尺分主脏腑之说”是胡说八道,那又为何大多数医者皆乐以“寸关尺”为诊呢?反过来说,假如写书的人根本不懂脉诊,很自然的就会鄙视脉诊,也不会相信有如此神奇的诊断法了!所以“假设性”的结论就是,绝大多数人不会脉诊,而大多数人的自我陶醉,以为自己会脉诊,少数人觉醒“既然大家都不会脉诊”,可见脉诊是假的!又有极少数的人以“科学”观点来检视脉诊,只要科学讲不通的地方,就是伪科学,不足采信。
       如果去除“医疗检查仪器”,照理来说,中医会比西医更厉害些,尤其是中医多了个脉诊,这是西医稍微欠缺的地方。
       但事实上,据我十余年以来当病人的经验来说,看中医跟看西医,基本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靠问诊开的药。至于脉诊方面,坦白说,我所知道的“有执照医师”,几乎没有一位会把脉的,他们大都只是“演戏”给病人瞧瞧而已,根本无法从脉象里面知道什么。
       有时候,我总觉得医生反而被病人牵着鼻子走,也就是当病人主诉哪儿不舒服,哪儿有些疼,医师就往哪里去诊,所以按症(按病人指示)开药的医师大有人在。
       我对于中医脉诊有亲身经历,我十分确信可以仅凭“寸关尺”诊断出病情。可惜,这些医师并没有“正式的医师执照”,但他们诊断的方法,确实比“教育体系下”的医师强很多,单单以脉诊来说,就可以凭脉断病,而病人的问诊,实际上就显得有点多余了!若想跟他们学习这种脉诊,他们大多不愿意教,都推说书上都有写,自己去研究即可...等语。
       我也是因为中医脉诊的神奇,才会对中医的诊疗有兴趣,自己买书学习一下,很不幸的买到「中医脉学十讲」这种书,说穿了,对中医的脉诊学习一点帮助也无,反而会让人感到厌恶!
       幸运的是,还好只有买一本任应秋先生着的「中医脉学十讲」,若依他治学的本事,恐怕其他的相关著作也相差无几,若不幸又读他的书,恐怕连学中医的兴趣也会被彻底的瓦解。
       在我读过「中医脉学十讲」之后,我的感觉就是,学中医就得用中医的理论来学,若用西医的理论来学中医,就好像是把“阴阳五行”和“相对论”搅和在一起,毕竟东方哲学思想与西方科学理论是两码事,这也好像硬是要把“易经八卦”用“计算机概论”来解释一样,很令人费解,也有些不伦不类。
       最后,我常听到“发扬中医”的呼声不绝,但实际上扼杀“中医”的人,居然还是“中医”门内人居多,这很令人震惊!从中药的假药开始,再到利用中医之名到处藉机行骗。
       许多学艺不精的中医,不努力研究诊断之法,反而到处收集XX秘方,然后以某某专家自居。我也常看到许多人在网路上贴所谓的“验方”,甚至还有人以“经方家”自居,想想看,也真的很可怕。
       中医不是讲求“辨症论治”、“八纲辩证”吗?怎么反而沦落到使用现成的方剂了呢?若蒙上了,算医术高明,若没蒙上,岂不是害了病人?这些验方、秘方又是如何开出来的呢?能不能适用于每个人呢?
       换句话说,是中医自己不努力研究诊断之法,尤其是脉诊,不从“民间流传”里重新拾起,宁可在“教育体制下”失传,以“文字之医”来教未来的医师,可想见其品质如何了!
       人在高位,高处不胜寒,要想让这些学术地位高的人去求教于乡野村夫,恐怕是难上加难...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