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以复杂系统理论解读中医

发布时间:2008/4/28 16:08:01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爱爱医

       圣塔菲研究所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圣塔菲市,是1984年由“夸克之父”盖尔曼等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一批资深物理学家所创办,号称世界复杂系统研究的“圣地”,中国有本流传很广的书《复杂》说的就是它的故事。
       我在这几年接触系统论的过程中,虽然不时读到或听别人谈起“圣塔菲”的名字,但总感觉是很遥远的事,从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关注中医复杂性科学研究的知音,更没想到能有朝一日被邀请访问这个我久仰的“圣地”,身临其境体会它独特的研究方式,感受它浓浓的学术氛围,探讨和宣讲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即使在我已经真实地踏上圣塔菲的土地时,这种漂浮感也依然存在,很长时间才逐渐散去。
       圣塔菲历来是美国有名的旅游和避暑胜地,研究所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半山腰上,四周蓝天白云,绿树掩映,如果不注意,你真看不出研究所和其他的建筑有什么区别。研究所门前空地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散步,我的搭档侯博士低声说:“那就是盖尔曼,我们所最牛的人!”哦,我不禁肃然起敬。
       圣塔菲研究所提倡不同学科的交流,在这儿你根本看不到闲人,大家都行色匆匆,即使在吃饭还是茶点这些空闲时间,也不乏精彩热烈的讨论,可是我发现跟我同办公室的伦敦来的女博士却经常在计算机上“玩”纸牌,我笑着对侯博士说了,侯博士反笑话我:人家那是搞“博弈论”的,这些人搞研究的时间都不够用,哪里会跑来圣塔菲玩纸牌呢?!果不其然,在女博士的书架上,一本十分考究的系统科学书封面赫然印着一副纸牌的样子,怪不得女博士会一边“玩”纸牌一边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呢,倒是我错怪人家了。
       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和侯博士研究探讨中医营卫学说,我一直认为中医营卫学说是中医研究的对象,中医所有的理论都是围绕着对卫——防御免疫,或者更准确地讲是对应激-防御状态的考察和调整为中心来建立的,无论是对“邪”的认识、对“营”的认识,还是对药物、食物作用的认识及脏腑经络理论的认识,无不以此为核心展开,考察各方面的因素变化对“卫”状态的影响,以此作为诊断和治疗的依据。
       中医并没有像西医那样把“卫”分开,而是把它当作一个整体来考察的,中医的“证”对营卫的状态进行了细致的刻画和把握,侯博士也向我介绍了西方系统医学生物学和系统科学研究的一些最新进展,介绍了“病理状态空间”理论的研究概况和现代西医复杂性疾病研究中的困惑以及多器官功能衰竭研究的走向,有趣的是,在关于多器官功能衰竭的一些最新的文献资料中,许多研究者不约而同地提到要把从感染、休克、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到多器官功能衰竭的过程当作一个非线性反应系统的自主过程来看,提到了对这个非线性防御系统整体状态刻画的重要性,这和中医的理念是非常符合的,但这在西医还是停留在理念阶段,在中医理论里却已经是成功建构的事实,只是中医理论里这套模型太古老,已经不适应形势的发展,亟需进行与时俱进的改造,而且目前经过圣塔菲学派等的不断努力,系统科学已经研究出了非常成熟的一套数学方法,能够有效地处理复杂系统的关系问题,因此,如何利用现代的成熟的复杂系统方法整合西医还原的数据来发展中医或者说系统医学的理论,已经提到了议事日程之上。这一点中医不做出来,系统生物学迟早也会做出来的,研究是应该顺着中医的传统思路继续“分”下去还是顺着系统生物学的方法“合”上来呢?这确实是个问题,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研究的结果不会是原来理论的简单重复,而会是个螺旋上升的过程。
       此外,我们还就经络、藏象、脉诊、疾病传变的六经模式、肺与大肠表里、中医独特的研究方法以及如何从定性到定量等方面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初步拟定了下一步研究的方案草案和努力方向,下个星期二应该是个报告和讨论会,面对这么多严谨而睿智的科学家,我们能顺利闯关吗?!令我这个中医工作者有点忐忑不安。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呢:圣塔菲这儿的一个中国餐馆居然名字就是“阴阳”!“阴阳”,好亲切的名字,可是,试问: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这两个简单的字背后的真正奥妙呢?!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