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龙齿二阴煎治疗夜惊症

发布时间:2008/10/19 9:42:02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互联网

       夜惊症,又称睡惊、梦惊、梦惕、梦寐惊惕等,是临床常见的睡眠疾病之一,笔者运用龙齿二阴煎为主方治疗本病取得较好的疗效,兹介绍如下。
       1.临床表现 
       
睡眠中发作性骚动、叫喊,儿童患者则主要突然尖叫、哭闹、声音怪异恐怖、表情惊恐、眼真视或紧闭、手足乱动,伴见植物神经征象。如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和出汗,同时出现了强烈的恐惧、焦虑感和窒息感,偶尔伴又幻觉。每次发作约持续1~10分钟不等,很难被人叫醒,发作后可再入睡,晨起醒后对发作过程一般无所记忆。
       儿童患者较多见,成年病人常可有精神障碍,尤其是焦虑症多见。
       舌质大多红赤,苔薄黄或伯白,脉细数。
       2.病因病机分析 
       夜惊症各年龄组均可发病,但以儿童期为多。根据其临床表现所见,分析其病因病机具有以下特点。
       2.1阴亏热扰,阴不纳阳,神不安舍。小儿稚阴稚阳,由于饮食失宜及调护不当,易致阴液亏损,郁热内扰。成年患者,既可因自幼患夜惊不愈迁延而来,亦可因精神情志之伤,导致心肝郁热,伤阴扰神为病。阴亏则不能涵纳阳气,热扰于内,神不安舍。阳气主动,阴液主静,人身阳气昼行于阳,夜行于阴。行于阳则寤,行于阴则寐。阴液既亏,则不能养于神而敛摄阳气,阳气不得潜藏则妄行不羁,扰乱神明,故出现发作性骚动、扰乱、哭闹、惊恐诸症。热扰心神,心神不宁,心气不敛,心液不守,则心慌、出汗、惊恐不已。舌红赤,苔薄黄,脉细数皆为阴亏热扰之征。《素问玄机原病式•热类》说:“惊,心卒动而不宁也。火主乎动,故心火热甚也。虽尔止为热极于里,乃火极似水则善惊也。反兼肾水之恐者,亢则害,承乃制故也。所谓恐则喜惊者,恐伤肾而水衰,心火自甚,故喜惊也”。
       2.2火盛则阴伤气耗,脏腑失和。火热内盛,日久则可导致阴液耗伤,其阴伤以心肾之阴为甚,概因少阴上火而下水,以水火既济为其常,火热扰心,则心火易炽,火热愈炽,上则最易耗伤心阴,下则极易耗竭肾水,故心肾阴伤最为常见。此外,火热内灼,炼液成痰,灼血成瘀,病久则痰瘀内结,扰乱心神。火与元气不两立,一胜则一负,火热内郁,日久则能消耗元气,其中以心气耗伤,心胆气虚尤为多见。如《中藏经》认为“虚则多惊悸,惕惕然无眠”。《诸病源候论》提出“心气不足”,以致惊恐。《太平圣惠方》则认为“心虚则多惊,胆虚则多恐”。《重订严氏济生方》则强调惊恐“皆心虚胆怯之候”。火热内扰,耗伤气阴,损及心肾、影响心胆,扰乱脏腑,累及心神,导致本病的发生。
       总之,夜惊症之病机可分为虚实两端。其实责在火热与痰瘀,而以火热为本;其虚者主要是气阴损伤,阴虚主要见于心肾,气虚多见于心胆。邪扰神明,心神失养是本病发病的主要机理。
       3.治法方药
       3.1治法:滋阴纳阳,清热安神。
       3.2基本方:龙齿二阴煎。本方在《景岳全书》二阴煎的基础上化裁而成:生龙齿(先煎)20~30g、麦门冬、生地各18~30g、酸枣仁20g、黄连6~9g、桔梗9~12g、炙甘草9g、竹叶6g、蝉蜕15~30g、钩藤(后入)30g。方中用麦门冬、生地滋阴清热,生龙齿重镇安神;酸枣仁养心安神,桔梗主惊恐悸气(《本经》),有安神之效;黄连、竹叶、钩藤、蝉蜕清心泻热,定惊安神;炙甘草益心气,安心神,缓急迫。全方合用具有滋阴清热、镇惊安神之功。
       3.3加减:舌赤无苔为阴虚较重,加百合、玄参以增滋阴之功。平日心烦身热较甚,加连翘、丹参清心安神。睡眠不实,加茯神、琥珀养心镇静安神。苔黄腻为阴虚夹痰,加川贝母、全栝楼、竹茹清热开郁化痰;顽痰不化,可用青礞石、皂角炭坠痰利窍。便秘加火麻仁、柏子仁、当归润肠通便。心气亏虚,去黄连、生地,改炙甘草15~30g,加淮小麦、太子参益气养心安神。
       4.典型病例
       4.1石某,男,28岁,公务员,1999年3月28日由其母陪同初诊,反复发作夜间惊醒20余年。幼时即时常发生夜间惊醒,伴恐惧、叫喊、出汗、心跳加快,劳累时发作频繁,症状较重。诊见发育营养良好,精神正常,面微红,舌红,苔薄少,脉数有力。病为夜惊,证属阴亏热扰,心神不宁。治法:滋阴清热,养心宁神。处方:生龙齿(先煎)30g、麦门冬30g、生地24g、黄连9g、连翘(后入)30g、竹叶6g、酸枣仁24g、钩藤30g(后入)、丹参24g、桔梗12g、蝉蜕20g、甘草6g,6剂,水煎服,每日一剂。一周后复诊,药后夜惊只发作一次,病情基本得到控制。舌红转淡,苔薄黄,脉数。上方改为1剂分2日服,每晚入睡前1小时服下。连服两周。电话随访,夜惊未再发生。
       4.2李琳,女,12岁,学生。2000年4月2日由其母带来初诊。夜惊并遗尿4年余。患儿性格内向,自尊心强,初因惊吓偶尔发生夜间遗尿,被其父母训斥,神情恐惧,不善言谈,言则声泪俱下,学习成绩较好。夜惊几乎每夜必发,甚则伴见遗尿,劳累及外感后夜惊症状加重,舌红,苔薄黄,脉细数。诊为儿童睡眠障碍(夜惊),证属阴虚郁热内扰,心神不安,肾气失和。治法:滋阴清热,镇静安神为主,佐以收涩止遗。处方:生龙齿(先煎)20g、蝉蜕18g、钩藤(后入)30g、麦门冬24g、生地18g、连翘15g、竹叶6g、桑螵蛸24g、桔梗9g、甘草6g。6剂,水煎服,每日1剂。10天后复诊,夜惊发作次数大减,每次发作持续时间缩短,舌仍红赤,苔薄黄,脉细数。上方去连翘,加茯神15g,10剂,水煎服。本例以上方出入调理2月余,夜惊及遗尿症得到控制,随访一年,于劳累过度时偶有夜惊发生。
       5.治疗体会
       5.1滋阴清热为本心阴亏虚,郁热内扰是夜惊症发病之根本所在。阴虚不藏,郁热内扰,则神不安舍;阴虚不敛则阳气失纳,神不安舍则易惊善恐,阳气失纳则骚动扰乱,因此,治疗夜惊重在滋阴清热以安神。《景岳全书》二阴煎由生地、麦冬、枣仁、生甘草、玄参、黄连、茯苓、木通、竹叶、灯心草组成。主治心经有热,水不制火之病,故曰二阴,“凡惊狂失志多言多笑或疡疹烦热失血等症,宜此主之”。本方恰合于心阴亏虚,火热内扰,心神不宁之病机,因此,取其方中主要药物为主成方,以为清热滋阴之本。
       5.2潜镇安神为要阳气不藏而妄动,神不安舍而浮越是夜惊的主要病机特点。因而,潜镇安神就成为治疗的重要环节。所以在滋阴清热的基础上,必须配合潜敛镇静安神之品。生龙齿善治惊痫诸痉,癫疾狂走。因而具有重镇安神,定惊清魂之力,故用为主药。桔梗古方多用为安神之品,能止“惊恐惊气”,现代药理研究证实,“粗桔梗皂甙具有镇静、镇痛和解热作用。能抑制小鼠自发性活动,延长环已巴比妥钠的睡眠时间”,蝉蜕善治小儿惊痫夜啼;钩藤亦主治小儿急慢惊痫,能平肝熄风,俱为镇静安神定惊之佳品,与滋阴清热药配伍,则共成滋阴清热、镇静安神之功。(本文发表于《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