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从赵承熙事件看现今医学的局限

发布时间:2007/8/22 8:34:36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文章来源:汉唐中医   作者:栗子鼠

       这次维吉尼亚理工学院发生的枪击事件,有许多社会贤达从不同的角度探讨,或说是感情不顺而引起,或说是小留学生心理孤寂而导致,或说是不被主流社会接纳而被排斥,但也有科学家从科学角度切入,认为其前额叶不正常放电所致,也有几则新闻报导,赵承熙因为有忧郁症倾向,而有长期服用抗忧郁剂的习惯,并有学者推测,这是长期服用抗忧郁剂的一种后遗症!(不用推测,一定是吃抗忧郁药物的副作用造成的。)
       其实这类的消息屡见不鲜,但是西方的制药工厂由于是庞大的利益团体,许多类似的事件只被当成个案报导,鲜少有人敢严肃讨论,于是愈来愈多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滥用抗忧郁剂,我敢说这样的情形若不改善,那么问题的严重程度将不下于枪枝泛滥。(这位学者很勇敢,敢于面对西药厂这庞大怪物,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在孤军奋战。)
       如果我们仔细看新闻事件,会发现许多人在自杀时身旁都有携带一些抗忧郁剂的成药。远的不说,就拿近期的倪敏然事件,便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还有不久前自杀的精神科专科医师陈国华,以其专科医师的背景,对于抗忧郁剂的取得更为容易,结果这些药不但没有改善他的病情,反而加速他走向死亡之路。(我早就说过这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台湾的检察官无人敢挑战西药厂。)
       由此可见,西方医学在对抗忧郁的治疗上,是有很大问题的,读者如果详细阅读抗忧郁剂上面有关副作用的说明书,一定会感到害怕,因为长期服用这类药物的病人,之后所造成的问题,恐怕比当初刚患病时,还要严重的多,而那些副作用,例如心悸、嗜睡、盗汗、便秘或是自杀等,每一项都会让病人在以后更加不舒服,于是更加忧郁,最后恶性循环,迈向死亡的康庄大道。(读者现在看到一位真正有良知的学者了。)
       其实人体非常奥妙,某些化学物质或神经传递物质的不平衡,有可能是中枢性的,也有可能是自律神经方面,西方医学对这些一概不加以考虑,只要认为缺乏某种激素,就一个劲的补充这类激素,而不从「调节」的角度切入,滥加补充的结果,造成两种现象,第一就是破坏人体原本互相结抗协调的平衡功能,第二就是病人从此对这种药品产生依赖性,剂量愈开愈高,而对身体的破坏也日益严重。(我时常说西药是魔,现在大家看到了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失眠」好了,刚开始只是一个小毛病,或许是自律神经的问题,而自律神经又牵涉到肠胃,或是肝脏方面蛋白质的转化,可是西方医学一概不思考说也许这些地方调节好了,失眠自然改善,反而用镇静剂强烈抑制中枢神经。如此用药,使得许多原本应该兴奋的大脑区块也一并被抑制,于是早上醒来头昏眼花,工作精神不集中,那么白天工作神经没有足够的兴奋,到了夜晚才开始兴奋,于是更睡不着,不得已又吃更多安眠药,长此以往恶性循环,大脑该兴奋时被抑制,该休息时却又兴奋,不久以后手抖脚冷,而想停药却已来不及(服用镇静剂习惯之人突然停药会失心发狂),而西药厂却赚进大把钞票,实在可怜。(西药厂是魔鬼的化身,我一直在不停的骂,现在终于有学者产生共鸣了。)
       汉医在这方面就比较聪明,可惜这门医学在阴阳五行的穿凿附会下使的现代人无法理性看待,老派中医墨守成规,拒绝改革,成天阴阴阳阳像道士念咒;新派中医不懂疾病「机转」,只一味追逐中药里的有效成分,于是这门可以救人的医学,外有西医打压,内有自己人扯后腿,也难怪宝玉蒙尘。(我现在就是外有西医的打压,内有不争气的中医在扯后腿,我被夹在中间,目前的人纪系列就是这块宝玉,我将中医里最让人垢病的难懂名词,用人人都能够了解的词句讲解出来。)
       其实汉医的药大部分是巨分子,与西医纯化物不同的是,更容易被人所吸收与调节,因为西医是直接就缺乏的产物予以补充,容易产生过与不及的毛病,也容易养成依赖性,汉医却是对「前驱物」予以补充,学过生化的人都知道,对上游的反应物予以补充,靠人体自行调节最后的产量,实在远比直接在下游给予补充高明,可惜现今多少人懂这个道理;就算懂了,又有多少人会灵活应用。(这句话说的真正是直中问题所在,此人了不起。)
       因此,汉医治疗失眠或精神方面疾病,不从单一的补充着手,而从各方面加以考虑,有的调节肠胃,进而调节自律神经丛;有的补充钙质的前驱物,让人体自行制造钙来稳定神经,恽子瑜前辈曾说,如果能了解病的机转,何必一定要阴阳五行,盖机转不明,尽管像西医现在病名一堆,也治不好病;又或是斤斤计较于中药的有效成分,不懂汉医的妙处正在附方配伍,能够面面俱到,也是死路一条。(这位学者将来必定是中国人的光荣,非常有智慧。)
       比方说治疗失眠的名方酸枣仁汤,酸早仁本身有镇静中枢神经的功用,方子里面的知母,对于黏膜消炎多有奇效(古时妇女阴道发炎常以此外敷),川芎可消退大脑冲血,茯苓可调节肠胃之电解质,使肠道水分正常,自然让肠道附近的自律神经丛安定,有些人加香鼓、槴子来减低肠胃发酵,使人更易入睡;如此一来,中枢、自律、肠胃等方面全部顾到,实在较一味镇静剂硬干到底不知高明多少(请参考恽子瑜金匮要略新论)。(这就是经方的精神所在,今年暑假我要讲解的金匮,就是他所说的同一部书,也是人纪最后的一部著作。)
       其实大脑之不能安定,除了肠胃与自律神经外,肝脏也是不能忽略的一个大环节,盖人体的蛋白质之制造与转化,肝脏可谓是大本营,大脑之不能安定,或精神失常,表面看来好像是大脑问题,但里面的神经传导物质,哪一个不是胺机酸或酵素构成,所以调节肝胆,也是另一种方法;又治疗精神方面的疾病,有时多以昆虫入药,实因昆虫之属,多有镇静安神之效,惜世人不察尔;又如大便不通,使的肠胃蠕动变慢而失眠,若懂泻下之法,一方面兴奋荐部副交感神经,亦可帮助病人入睡,总之方法之多,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也。(观念非常的正确,这就是真正的正统中医所思考的问题所在。)
       医学发展到今日,确实要有一些改革,君不见病名林立,汗牛充栋,而能用之药却少的可怜,精神病人若经适当调养,实在不须吃那么多镇静剂,抗忧郁剂度日的,吃了以后便秘、性无能、嗜睡甚至自杀等副作用不断出现,直到酿成悲剧,才在那里猜测是何原因至此,太可怜了,赵承熙与倪敏然,难道不是例子吗?!(读者看到此处,想想我是否已经说过千百次了,可是迷信西医的人还是照样笨拙。)
       (●作者栗子鼠,留美博士候选人,目前在加州念书。简介上表示,因为读书生活有时无聊,所以左手不免风花雪月,右手偶尔谈谈国家大事,月旦人物一番。)
       评论
       这位学者虽然没有留下姓名,但是我可以肯定他必然是明日之星,世界上只要多几位像他一样的有良心又有高智慧的学者,那么这个世界就有救了,现在美国最前卫的西医学院,像哈佛与史丹福大学等医学院中的教授,对于癌症的看法已经逐渐改变,现在只要有癌症病人去找他们时,他们都会建议病人不要去开刀或是做化疗了,因为这只会加速病人的死亡,根本无助于延长病人的寿命,都建议用最自然的方法来治疗是最好的,而举世最自然的疗法非正统经方派中医莫属了。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