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香港涛医师论麻黄

发布时间:2008/12/1 8:12:09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互联网

       曾在xanga的blog上发表过一篇《论麻黄》,现在麻黄用得多了,又有一些体会,可以分享一下。
       麻黄一药,因为气味辛香,所以入肺,又因为其色青,所以入肝,另外微带苦味,因而入心。我们可以看到,这味药的作用都在这三脏之上的。
       在肺而言,麻黄当然是解表的猛药,其效迅捷无匹,这在《论麻黄》中也有提过。但对于皮肤疾患,例如风疹湿疹等等,麻黄都很好用。因为肺主皮毛,皮毛之病,可以说是肺的病,加上皮毛在人的最体表,所以又要质轻之品方能到达,又必须具辛散之性,才能发散表邪。麻黄一味,便有齐这几种的特质。另外,肺又与大肠相表里,对于泄泻,麻黄也能用上。泄泻,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大肠水液太多。肺能通调水道,能通过汗液来排除水份,因此,可以用发表的方法来治泄泻。麻黄能发皮表之汗,便能同时引动肺与大肠的水液,但这药太过轻浮,大肠位低,麻黄轻清并不入内,于是,便要配上葛根了。
       葛根入大肠,能升津,因此能够治泻。将大肠津液升提到较上的位置,麻黄便能将之散解而出。这便是葛根汤治泄泻的原因,《伤寒论》第三十二条说:「太阳与阳明合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就是这个意思。当然,麻葛配合也为解表之故的。
       对于久泻者,麻黄亦能使用。普遍的认识是麻黄力峻,久病体虚之人不宜。但,这世上根本没有宜与不宜的标准,只要处方配合得当,份量掌握得好,久病体虚者也可用麻黄。久泻者,也是大肠的病,也可从肺论治。当然,不是说凡是久泻皆治肺,我只是提供多一个思路而已。久泻,是大肠不收,也是肺气不收。肺气不收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肺太虚,一个是肺太实。前者当以酸药收之,《素问?藏气法时论》曰:「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就是这个意思。后者肺有实邪,或为痰饮,或为积滞,实邪阻滞于内,则肺气欲收不能,如此则大肠应之。之所以久积实邪,其实也由于肺气不足,不能祛邪所致,因此也是虚实夹杂的。两者都可使用麻黄
       肺气不收久泻者,可以麻黄五味子,一散一收,当然五味子份量宜大,麻黄份量宜小,或许一钱足矣。但《伤寒论》第四十条说小青龙汤证下利者,宜去麻黄,加荛花。但我临床上所见,又发现小青龙汤原方照用也能凑效 (当然,如果有荛花的话,我也想试试)。大概仲景的方向是利小便以实大便,而我,则是肺气宣而泻自止的原理。看来,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
       肺有实邪久泻者,其便多臭秽,病情也比较复杂,很难说得明白。
       治疗风疹湿疹者,麻黄也是很好用的。正如先前《论汗》一文所述,这些皮肤病,其实都是肺有邪气,泛溢皮表,既在表,从表解之则可,于是麻黄便大派用场了。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总能找到合用的治则和方药。
       麻黄是肺的主药,同时也能治肝。麻黄色青入肝,味辛能散,也是散肝之品。凡肝有积气者,麻黄皆可使用。有说麻黄使人兴奋,用后或许不能入眠,但对于肝有郁积,血不能归而失眠者,用麻黄后反而鼾声大作。麻黄既能提神,又能安神;能利尿,又能缩尿;能发汗,也能敛汗,实在有趣得很。
       说到麻黄的副作用,大概是汗出不止、失眠、心悸和手震。这些,其实都是肺、心与肝的变化。麻黄入这三脏,用之不当,它的副作用便反映在这三脏。汗出不止者,是肺气相对太弱,麻黄相对太多所致。心藏神,汗为心液,若心气不足,而以麻黄责汗,便是增加了心脏负担,便会心悸。又,血汗同源,若其人心血不足,而以麻黄强发其汗,则更耗其血,心神不得血养,便会失眠。心脏虚甚者,服麻黄便可能出现更严重的反应。至于手震,则是筋的抽动,因为肝主筋,而麻黄能够散肝,使肝血减少,如此,则筋亦失养,因而抽动,乃成抖震。如何防止这些副作用?看看经方的配搭便能略知一二了。
       中药是很有个性的,作用与副作用,只是一线之差,全赖医者的掌握了。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