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驳方舟子“中医不是科学”之全文

发布时间:2007/10/16 7:57:37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清阳客栈     作者:周然宓(厦门大学医学院中医系主任)

       编者按:一百年前的“中医是否科学”的争论近两年又吵得沸沸扬扬。有时我想,中国社会这是怎么了?都一百年了,仍然没有找到这点自信?仍在为祖上留下的遗产是真货假货闹乱不休?有些人摆出一副无私无畏的架式,动辄以“科学”二字对中医横竖指责。在攻击中国文化的问题上,穿洋装戴洋镜的中国人会比外国人更不遗余力。本文条辩缕析,对中医的科学性作出了肯定的评价,驳斥了方舟子之流的不经之言。
       最近,方舟子提出“中医不是科学”。 中医是不是科学,本来不需要争论,我们国家把中医研究院改名为中医科学研究院,就说明了一切。但在方舟子论证其观点时所反映出来的错误概念、思维方法等,如果有一定代表性的话,它所影响的不仅仅是人们对中医的理解,而将阻碍整个现代医学和生命科学的发展,因此有必要对其错误观点予以批驳。
       方舟子在证明中医不是科学时说:“美国生物医学界虽然对中医的某些疗法(例如针灸)是否有效有争论,但是对中医是否是科学却是没有争论的:不是科学。例如,美国国家卫生院和美国医学会都把中医和其它乱七八糟的民间医术一起归为‘另类医学’,不属于医学科学。著名的反伪科学组织‘对声称超自然现象的科学调查委员会’(CSICOP)则干脆认为中医是玄学、巫术、伪科学。”以其论证的口气大有文化大革命时的“最高指示”压倒一切之势。诚然,在近、现代史上,美国在各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很多方面都领先于中国,领先于世界。但这并不代表美国人讲的、做的一定都是对的。有人拿某一个美国部门的观点当作论据来否定中华民族几千年乃至人类几万年积累下来的成果,这所涉及的已经不仅仅是中医是不是科学的问题,而是反映出在科学领域里产生的盲目崇拜——迷信。在现代史上,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遭受过因政治上的盲目崇拜而带来的无尽灾难。同样,在科学上如果盲目崇拜,尤其对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来说,同样会带来惨重后果。
       实际上,这种惨痛例子已经发生。例如不久前,中央台报道:东北一位老中医根据古代中医文献记载,用砒霜治疗白血病,取得较好疗效,东北某大学对此作了上千例的临床实验,证明砒霜治疗白血病确实有效。后来,上海某大学的一位教授,得到这一信息后对此进行了动物实验,证实砷剂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性白血病有效,后将此研究成果发表于美国《血液病》杂志,上海某大学的这位教授因此获得了很高的荣誉。但遗憾的是在试图申请专利时,发现美国《血液病》杂志的有关人员已用不光彩的手段抢先与瑞士一家医药公司申请了专利。自己有宝,不识货,需要洋人来鉴定,导致宝物被人家窃取。对洋人的迷信达到如此程度,这不能不说是当今中国科技界的一个悲剧。
       方舟子说:“科学讲究创新,绝不崇古。因此在科学中不存在人人必读、必信的经典…….现代医学的论文也没有人会把前贤语录当论据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中医则不然,《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古代文献是中医学生必读、必背、必信的至高无上的经典,是他们诊断、处方的依据,中医的论文往往只是对这些经典的阐明、验证…….”虽然笔者对过分崇尚古代医著亦持不同看法,但方舟子认为凭中医崇尚古代医著就可以将其否定的观点,则显然是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概念性错误,科学应该求发展而不崇古那是对的,但研读《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古代文献与崇古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要看后人在这方面有没有超过前人。正像爱恩斯坦的相对论,因为还没有新的理论发展,因此尽管过去半个多世纪,我们还是在学习研究。笔者之所以提出《中医古代医著教学必须改革》,是因为觉得现代的中医的理论水平已经超过了古代。第二个错误是歪曲事实,我们现在学习古代医著,一直提倡有批判的继承,而绝不是像方舟子说的“古代文献是中医学生必读、必背、必信的至高无上的经典”。
       方舟子说:“科学研究的是普适的自然规律,它没有国界,不具有民族、文化属性……所以,把中医当成中国特有的科学,把中医的科学地位不受西方科学界的认可归咎于西方人不了解中国文化,那是很荒唐的。” 方舟子歪曲事实。大家有目共睹,中医的科学地位正在逐渐受到西方科学界的认可。但是文化的差异,给这种认可增加了障碍,增加互相审视认可的时间。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实际上我们国家就吃过盲目接受和引进国外医疗技术和药物的亏,例如“ok镜”治疗近视眼,花钱、伤眼又无效,就是典型的例子。
       方舟子说:“科学是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各个学科都相互联系、统一在一起,不存在一个与其它学科都无联系、甚至相互冲突的独立科学学科。现代医学建立在生物学基础之上,而生物学又建立在物理、化学的基础之上。但是中医不仅在整体上(而不仅仅是个别细节)与现代医学不兼容,也与生物学、化学、物理学不兼容,它对抗的不仅仅是现代医学,而是整个现代科学体系。”又是歪曲事实。中医与化学、物理学怎么不兼容?中医疗效有些完全可以用化学、物理学、西医理论作出合理解释,有些疗法不能得到化学、物理学、西医理论的解释,也不能肯定说中医就不是科学。因为不能解释的原因与化学、物理学、西医理论的现有水平不够有着密切关系。即便有些疗法确实不科学,也不能认为就是中医不科学。因为中医是一个庞大的系统,中间存在一些糟粕很正常。
       方舟子说:“事实上,中医主流历来是看不起经验的,鄙视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的民间偏方、验方。中医理论基本上并非经验的积累”。这真是无稽之谈,中医学正是通过总结民间偏方、验方发展起来的。
       方舟子说,中医“是建立在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玄学基础上的臆想,”阴阳五行相生相克既可以用于玄学,也可以是科学。就阴阳来说,任何一种药物作用于人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用阴阳来划分,比如说对于睡眠,要么促进睡眠,要么影响睡眠;对于血压,要么升高血压,要么降低血压等等。就五行学说来说,用五行的生克承侮来解释复杂的人体病因病理,不能说一定合理,但对于弥补西医认识的不足,指导中药的应用,就目前看,仍有其非常重要的作用。任何事物,均可以从多个角度去认识,而且认识角度越多就越全面。比如说我们认识地球,可以按山川、平原、大海去划分,也可以按国家划分,还可以东西半球、南北半球等区分。不论哪一种区分方法,都有其独特的优点。就医学而言,不能说西医现有的认识方法是唯一的最合理的一种方法。
       方舟子认为中医是臆想出来的东西:“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被认为是中医药经验的集大成,充斥其中的却是天人感应的谬论,例如它声称夫妻各饮一杯立春雨水后同房,治疗不孕症有‘神效’,这显然不是什么经验积累,而是因为‘取其资始发育万物之义也’。中医之所以相信虎骨、虎鞭、熊胆、犀角是良药,是因为这些动物凶猛、强壮引起的联想,所谓取象比类,类似感应巫术。水蛭会吸血,中医就认为把它晒干了入药能够活血化瘀,蚯蚓(地龙)在土壤里钻来钻去,中医就认为它晒干了入药能够通络利尿,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以生物的习性附会其死物的药效,这显然不是经验结晶,而是变相的感应巫术。”
       实际上臆想的是方舟子自己。 “取象比类”,本身有一定科学道理,举个简单的例子,连植物花粉,都可以促使儿童性早熟,那么虎鞭怎么就不可以“补肾”(增强性功能)呢?实际上,古人发现现象类似的东西,其性能也多有类似者,于是就想到了“以形补形”,根据这一观点去寻找药物。如此研发出来的药物,很多出现了具有容易使方舟子臆断为“取象比类,类似感应巫术”的共性。正像西药都是从实验室的动物身上研发出来的,故凡是西药几乎都可以用动物实验得到验证一样。但不是说所有自然界的物质,都可以以形补形,究竟有没有效,大部分还是通过比较严格的临床实践检验才能得到确定。
       至于“立春雨水”,请问现代中医有哪一位用它来治疗不孕症?方舟之前面为否定中医古代医著时,强调“现代医学的论文也没有人会把前贤语录当论据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这里又将被现代中医早就淘汰了的“前贤语录”作为否定中医的证据。不仅歪曲事实,而且逻辑混乱。正说明其蓄意否定中医的不良企图。
       方舟子说:“没有科学的指导,宝贵的经验也很容易走偏……现代研究表明中医所说的那种芳香可食用的青蒿(香蒿)并不能治疟疾,青蒿素是从中医并不认为能截疟、辛臭不可食用的另一种植物臭蒿(黄花蒿)提取出来的。” 请方舟子查证一下,现代研究是如何想到从臭蒿中提取青蒿素,不就是来自中医吗?为什么要闭着眼睛说瞎话?
       方舟子说“为中医辩护的另一个常见理由是说它有效。但是有效性并不等于科学性。科学固然会有效,有效的却未必是科学。”请问科学是什么,“科学就是整理事实,从中发现规律,做出结论”。因此即便中医当中有些有效方法,仅仅做到了观察现象,加以总结,但这是任何一门科学的研究环节之一。因此即使还没有找出规律,做出结论,也不能因此说中医不是科学。
       方舟子举个牛痘的例子,企图否定中医,这是明显的逻辑错误。这一例子至多只能说明,种牛痘优于种人痘。
       方舟子说:“中医治疗的有效性是很值得怀疑的……患者的痊愈不一定是所接受的治疗导致的……一种疗法、药物是否有效,是必须经过严格设计的临床试验才能确定的。”的确对任何疗效提出怀疑,那是对的,是科学的眼光。但要知道,现代西医“经过严格设计的临床试验”未必就是最科学的研究方法。一种药物,就算是只有对一个人有效,而对其它所有病人都无效,也是值得研究总结的。西医现在研究基因,不就是要找出个体的特点吗?从理论上讲,任何病人之间的处方都应该有所不同,医学疗效研究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对任何一个个体单独作出评价。一种复杂的疑难病症,本身就是因为基因、病因病理等与众不同造成的,因此对其有效的药物或治疗方法就可能对大众无效,自然就不能到“经过严格设计的临床试验”的验证。这怎能简单看成是“碰巧治好”。
       方舟子说:“为中医辩护的人经常说,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实践证明了传统中医药学的确是人类的宝贵财富。这个诉诸民族感情的证据根本不值一驳”。的确一个民族的繁衍生息可能不一定完全需要靠医术来维持,但是一个庞大民族的千万年的繁衍生息,在抗御疾病中所总结出来的东西,不可能没有任何科学含量。
       方舟子说:“现代中国人平均寿命大幅度提高到七十多岁完全拜现代医学之赐。”的确,西医的进步对于大幅度提高人类平均寿命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并不是“完全拜现代医学之赐”,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医技术的进步、社会的和谐环境等都是重要的因素。
       方舟子说:“事实上中医可能对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反而有负面影响,本来可以自愈却因不当治疗或为了养生服用有毒的补药而过早死亡的中国人不知有多少”?这点,笔者还真不知道,希望方舟子好好统计一下,以便你彻底否定中医,也好让广大中医工作者和热爱中医的人信服。
       方舟子说:“历代中医都认为女性受孕时间为月经净后六日内,还胡说什么单日受孕为男,双日受孕为女,而那段时间恰恰是女性最不容易受孕的‘安全期’,如果古代中国人为追求多子多福真按中医的指导择日‘敦伦’,反而是无意中在搞计划生育了。”上述女性受孕时间的论述,只能讲也许有错,但也不是大错。要是古人的行径期比现在人多几天的话,就没有错了。方舟子认为是“最不容易受孕的‘安全期’”,那真是胡说。至于单日受孕为男,双日受孕为女,可能确实是臆想出来的,但对于古人来说,有一种这样的想象,完全可以理解,何况这种观点并不代表中医,与中医科不科学有什么关系?难道现在的中医是以此来断定生男生女的吗?你不是说“科学是向前发展的”吗?
       方舟子说:“对中医的正确态度应该是‘废医验药’,抛弃不科学的中医理论,在现代医学的指导下检验中医疗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没有中医理论,无法指导中药的临床应用,怎么用西医去验证中医疗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方舟子说:“现代医学接受中医的某个疗法是可能的,接受中医理论则完全不可能。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古人的智慧能够超越现代科学。科学是向前发展的,不可能重归蒙昧。”诚然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古人的智慧能够超越现代科学,但是现在人的智慧应该是在古人智慧上面积累起来的。盲目否定古人智慧,则是现代人当中少数人的愚昧做法,并不代表现代人的智慧。
       方舟子说:“能否超出朴素的民族感情,科学的看待中医,是检验一个中国人的科学理性素养的试金石。”这个论断是在恶意污蔑大多数中国人没有科学理性素养。我看是方舟子对西方某些东西的崇媚,使其不仅丧失了正常人的思维,连朴素的民族感情也丧失殆净。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