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中医的王道之法评《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发布时间:2011/10/21 19:30:22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来源:医学论文网

        何为王道?《书洪范》日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是指以仁义治天下,以德服天下的方法。霸道则反之,是以威势、刑罚治理天下的方法。治国、治病有曲径相通之处。
        为什么说圆运动的古中医学是中医的王道之法呢?下面试着从中 签医两个较具代表性的学派扶阳学派和温病学派简单地说一说。扶 然。故力倡扶阳之法本是纠正时弊之法,当属霸道而非王道,而彭子所著《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乃是中医王道之法。下面就从圆运动的角度来谈谈这两个貌似矛盾的学派。
        大家都知道一个完整的圆运动有轴有轮,缺一不可,正如彭子所说:人身中气如轴,四维如轮,轴运轮行,轮运轴灵,中医之法,运轴以行轮之法,运轮以复轴之法,轴轮并运之法而已。不同的治疗方法,或在圆运动的轴(中气)上用力,或在四维的轮上用力,或轮轴同时用力,虽着力点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使不圆的运动复圆,否则就是误治!扶阳着重于圆运动的左升和中气的运转,可以看成是加强生命的原动力。通过运转中气(包括生下焦水中之火以生中气之法)和重视圆运动的左升(注意是侧重于升,并非完全用升而不用降),来达到养生和治疗的目的,治疗的重点放在中下焦。温病学派的治疗着重点在圆运动的右降部分,治疗重心放在上焦。
        从这样一个角度就很容易理解这两个学派的用药特点和治疗疾病的范畴。扶阳由于加强生命的原动力,故能起急危重症,用药量大力宏,常挽命于顷刻。温病学派主要通过圆运动的右降使生命的圆运动复圆,故用药只宜轻灵活泼,否则极易损伤及人体中下焦阳气,中下焦阳气一伤,生命根基就会动摇。
        所以我们可以把圆运动学说当做中医学的一个坐标尺,所有中医学流派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中的都可以在此圆中找到位置。不论是扶阳还是清热,都是为了使生命的圆运动复圆,或是运四维之轮以复圆,或转中气之轴以复圆,或两者并用。但医者惟胸中有圆的整体,把圆运动贯穿于疾病诊断、治法、用药的整个过程中才是最高境界。
        具体到临床每一个疾病,我们常会发现一种情况,就是同一种疾病使用不同的治疗方法,有时甚至是貌似相反的治疗思路都能使疾病阳学说的兴起从时间上来看在温病学之后。扶阳学派的鼻祖郑钦安生于1824年,卒于1911年,而标志温病学派成熟的二位医家之一的叶天士生于1667年卒于1746年,其所著《温热论》一书奠定了温病学的理论体系,另一位医家吴又可所著的第一部温病学专著《瘟疫论》成书于1642年。
        可见,从明确提出扶阳理论(郑氏30岁以后)与温病学派的成熟相距200年左右,此200年基本是温病学派一统天下,这一余波至今未平。治病开手即清热,使人阳气受伐,体质转向虚寒体质,200余年的时间使这种体质代代相传,愈演愈烈,这一现象客观上为扶阳学派的产生提供了土壤和条件。
        另外,个人认为广义的阳气,即是天地问的浩然之气,随着人的道德水准El益下滑、生活习惯的变异,阳虚体质的大量出现抑或是一种必在一定程度上好转或治愈。这是一个长期困扰许多临床医生的问题,也是中医治疗被人误解或攻击的一个软肋。暂且不讨论这些不同治法的远期疗效如何,至少它们都能使生命的圆运动在某个层面、一定程度上、一定的时间内复圆,所以都会使临床症状得以改善或消失。但如何使不圆的运动较快地复圆并且长期稳定地运转下来,这正是我们要思考和要做的,而不是短暂地复圆之后旋即又不圆了。
        下面从几个病案来看一看圆运动在临床的具体运用,有误之处敬请大家指正。
        (1)郭某某,男,42岁。初诊时间:2007年11月12日。
        现病史:心下灼热不适半年,饥时闷痛,常呃酸,自觉病起于去年夏天嗜饮冰饮之后,二便调,舌淡红苔薄白,两脉滑,左关偏滑大,右关弱,尺不足。200779胃镜检查示:胃体多发溃疡,慢性浅表性萎缩性胃炎。
        辨为:中阳弱,肾水偏枯不能柔木。 1司方用:党参23g,生白术23g,干姜23g,炙甘草30g,桂枝23g,白芍4323g,生姜25g(切),红枣1O枚,巴戟天23g。
        连服9剂,后5剂加入砂仁lOg,各症不减,且服药后每每凌晨4时许出现腰酸不堪,白天乏力。后更方:桂枝23g,白芍30g,饴糖50g(烊化),党参15g,生白术15g,干姜15g,炙草23g,生姜25g(切),红枣l0枚,巴戟天23g。3剂。
        再诊,患者诉仅服1剂,腰酸及胃脘不适等各症若失,诊脉左关滑大之象亦减,再予5剂善后。2008年2月13日追访,上药服尽后未再见胃脘不适,但未再行胃镜检查。
        分析:我认为,此腰酸应与理中各药过于辛燥耗伤肾水有关(即土能克水),肾水被伤,则厥阴风木失养,疏泄失常,能更进一步耗伤肾水,圆运动不圆,故见腰酸。后将理中各药量减,加重饴糖、白芍之量,使上焦甲木相火下降,肾水之源在上,津润而通,上水下布,肾水得济,则风木自平,圆运动复圆,腰酸痛等症当除矣。疲倦乏力亦甲木相火不降所致。此腰酸的出现和消失,用一般内科之理难以解释,但用圆运动之理则很好理解。
        (2)苏某某,男,2岁2个月,早产儿,体弱易感冒。初诊时间:2007年l1月27日。
        现病史:口唇舌体溃烂肿痛3天,口气臭秽,大便不通,哭闹不宁,饮食难进,山根部位青筋明显。因是电话求诊故舌脉未诊。
        辨为:中气虚弱,心火、相火上炎,不能下降。
        方用:黄豆、黑豆、绿豆各30g,浓煎取5Oral,人冰糖少许。
        连服2剂,不效,后予黄连0.5g,黄芩lg,生大黄1.5g,三药布包,将三豆饮煎成后趁热冲泡上布包三黄1分钟后,即去渣取汁入冰糖少许服用。
        上药服1剂,口舌溃烂肿痛大减,饮食能进。上药服后约半小时许解下臭秽大便1次,之后出现水样腹泻3次,再予方:生扁豆lOg,黄豆lOg,炙草6g,生白术6g,党参8g,阿胶4g(烊化),加水150ml,文火煎取25~5Oral。1剂泻止,各症均除。
        分析:此d',JD中气虚弱,旋运无力,也难以濡养肝木,致使心相二火不降,火气偏见,运动不圆。本想使用三豆饮,黄豆养中气,黑豆濡养风木,绿豆清降心相二火。不效后,加用三黄小量快速冲泡去渣,以取其泻心火而不伤中气之意。不想小儿体弱,如此小量寒凉药,仍使其中气受伤,风木疏泄太过,出现泄泻。后亡羊补牢,用四君子汤一剂收功。值得一提的是,倘若不读彭子书,是不可能在止泻的方中加入阿胶的。个人认为,能1剂泻止,与方中加入阿胶有很大关系,这里l阿胶起到养木息风的作用,风木得养,疏泄正常,不克脾土,圆运动复圆,腹泻则止。曾在多例辨证土虚木旺的儿科病案中使用阿胶息风柔肝,均获佳效。彭子认为:阿胶润木气,助收敛,止疏泄,功效无匹。此言不虚。
        (3)苏某某,女,41岁。初诊时间:2007年12月16日。
        现病史:月经紊乱1年,淋漓不尽2月余。血黯夹块,量时多时少,面色萎黄,手足逆冷,疲乏少气,小腹酸胀,腰痛膝酸,脉滑,寸大尺小,两尺遥遥,舌淡苔薄白。已服用益气、补肾、养血、凉血中药近1个月,不效。
        辨为:水寒木虚,风木疏泄太过。
        方用:由于晚上8时就诊,取药不便,正巧家中有人服用当归生姜羊肉汤,嘱其取羊肉汤一碗兑入15g红参另炖取的参汁,当晚一次服下。
        所用当归生姜羊肉汤方:羊肉250g,当归15g,生姜25g(切),红枣l5枚,葡萄干18g,巴戟天23g,红参15g(另炖取汁兑入)。当晚9时许服药1碗,第2日血即止。 苍再予方药2剂收功:巴戟天23g,川断12g,狗脊23g,红参10g,生白术30g,炮姜15g,三仙炭(各)6g,炙甘草45g,三七(冲)4g,干姜炭8g,血余炭10g,附子23g,阿胶15g(烊化),艾叶炭(包)20g。追访至2008年2月13日,诉近两月来经水正常,无不适。
        分析:此漏下症当属厥阴风木虚寒,肝经因寒不升导致圆运动不圆。方用当归、生姜、羊肉温补肝血肝阳,滋补木中生气,以助升达;葡萄干、巴戟天温补肾水,水足自能生木;红参补中气;当归、生姜、羊肉、葡萄干、巴戟天温补水木二气,志在调理圆运动四维之升降,以复中气;红参守中以运轴,轴轮并运,圆运动自复圆矣!
        (4)曾某,女,29岁。初诊时间:2007年12月19日。
        现病史:带下腥臭如豆渣1年,寐浅,神疲,畏寒明显,脉滑,舌淡苔薄白,二便正常,形体偏白胖。已间断服中药半年有余,效果不佳。
        辨为:肺金收敛无力,土湿下注。
        方用:生山药30g,带壳白果23g(杵),侧柏叶log,生白术30g,苍术15g,茯苓23g,炮姜18g,车前子15g(包),生芪45g,红参(另炖)lOg,柴胡4g,升麻4g,红枣l0枚,生姜15g(切)。5剂。
        1剂带下大减,5剂后痊愈,再予5剂巩固。追访至2008年2月13日,诉体力精神较服药前大为好转,寐安,纳香,畏寒消失,仅于情绪波动很大时白带出现异常变化。
        分析:方中生山药、白果色白入肺,侧柏叶一药得金气最全,三药相合助肺金收敛;二术、红参、茯苓、车前子等药益土利湿;生芪、升麻、柴胡助肝气上升,运轮复轴以生中气。生山药、白果、侧柏叶着力于圆运动右降,生芪、升麻、柴胡着力于圆运动的左升,二术、红参、茯苓、车前子等药着力于旋运中气。诸药合力,轮轴并运,圆运动复圆,诸症皆愈。
        值得一提的是,患者由于畏寒明显,曾服他医十几剂较大剂量的温阳药,畏寒无明显改善,在服上药5剂后畏寒大减。提示说明只要机体的圆运动复圆,就能自生阳气,比单纯补阳更有效,这对许多疾病的治疗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任何一个中医流派学说,在治疗中过分强调某一种治疗方法和手段,即是彭子所谓五行偏见。如过用温动之药,易使木火二气偏见,开手即清热则易使金水二气偏见,五行一偏见则圆运动不圆,人即病矣!
        许多中医学家只是善于用自身的优势弥补自己的不足,而彭子是真正能祛病于无形的中医内家高手。
        我认为,圆运动理论的提出是目前已知最系统、最完善、最有高度也是最通俗易普及的对中医学理论体系的整体阐述,它暗合道家的太极和佛家的圆融之理,是中医理论和疗效都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保证,所以说圆运动的古中医学是真正的中医王道之法。广大中医工作者和爱好者对它的深入理解和认识,是中医复兴的一个重要标志。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